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返回  下一頁

第1頁     簡瓔
  第一章

  燈光閃爍的尼羅河畔與夜影相互輝映著,充當舞臺的游艇上,一名美麗的長發女郎正隨著音樂翩翩扭舞,觀眾熱情鼓掌,不分男女老幼,個個伸長了脖子爭相一睹舞娘風采,一時間,氣氛浪漫喧騰。

  在控鋼有力的鼓樂催生下,舞娘綻著迷人的笑容,恣意的擺動著白皙削瘦的手臂,健美修長的雙腿翩然而起。她頸上的假鉆項煉閃耀著光芒,一件艷紅色同樣鑲假鉆的胸衣包托著她豐腴的雙峰,平坦的小腹是眾人注目的焦點,纖腰上扣著一條純金打造的煉子,長長的煉墜隨著她的擺動而搖曳,艷紅色的透明紗裙讓人產生無盡遣思。

  女郎那張東方面孔如出水芙蓉,她香汗淋漓,雙手高舉隨節奏打著拍子,一雙明眸大膽挑逗的朝河中央一艘游艇望去,俏皮的眨了眨她明媚的大眼睛,柳腰像水蛇般的扭動,頓時,全場雷動,叫好歡呼聲不斷。

  “辜先生,白小姐在對你笑哩!”有人起哄。

  “白小姐在邀您共舞啦!”

  辜永奇坐在游艇上不為所動,他俊朗陽剛的古銅色面龐微微一笑。這個小芙總是這么調皮,明知道他不可能上去與她共舞,就偏偏要在人前逗弄他。

  得不到辜永奇的回應,白芙仍然笑嘻嘻的跳她的舞,她雙手打水花似的舞著波浪,柔媚的嘴角衍出無盡笑意,每當轉圈又面對他那艘游艇時,她便又綻放一記甜甜吟笑。

  她喜歡這種當主角的感覺,誰說肚皮舞娘都是已婚的富婆,她就要打破這項慣例!她未婚,不是富婆,可是她就是喜歡在人前表演肚皮舞!從辜永奇眼中讀出的激賞,使白芙欲罷不能,愈舞愈激昂。

  “永哥,你真是好福氣,白小姐這么漂亮,又對你一往情深,你還不快點把人家給娶進門來,小心久了,會被別人搶走哩!”驍俊雙眼發亮直盯著白芙那窈窕的身影,恨不得自己就是她的意中

  白芙是開羅大學之花,更是開羅之花,整座開羅城沒有人不知道白朔棟教授之女白芙,更沒有人不知道她是事永奇的未婚妻。

  三年前,辜永奇突然宣布與白芙訂婚,備受矚目的十方烈焰

  “日珥”辜永奇在埃及擁有龐大勢力,他的一舉一動深受埃及人民的關切,而他的婚姻大事更是每個埃及少女不會放過的新聞。

  他的閃電訂婚粉碎了許多對他覬覦多年的癡癡少女必,更讓她們那顆渴望入主辜宅的心迅速狼狽的收了起來,同仇敵汽的咒罵那位偷了他的心的下作女賊。

  不過,當她們一知道辜永奇訂婚的對象,便個個不由自主的自嘆弗如,深深感慨地會選擇“她”,一點都不奇怪。、

  “她”,就是白芙。

  白芙與其父白朔棟在埃及已居住了二十年,從年輕到老,他將其所學所知識獻給埃及這塊土地,人民均對他敬仰有加,對他的獨生女兒更是愛屋及烏,將她當成埃及人民的女兒。

  白芙在埃及長大、在埃及受教育,絕大部分的時候著阿拉伯語,跟埃及人玩成一片,唯一最大的不同點便是她的東方形貌。然而這點非但沒有令她與當地人有隔閡,反而因為她與眾不同的外貌,使她從小到大,都是開羅小伙子競相追求的頭號目標。

  辜永奇與白芙的結合在埃及人民的眼中是天作之合,覺得他們是金童女玉、是才子佳人、是天上人間絕無僅有的一對佳偶。當日他們宣布訂婚時,滿滿的禮物涌到辜宅與白宅門口,更多的祝福恭賀之聲足可繞開羅城三日不斷。

  平靜的開羅沒什么新鮮變化,人們唯一期待的便是辜永奇與白芙這對訂婚長達三年的金色情侶趕快結婚,讓他們目睹一場空前絕后的世紀婚禮。

  聽到驍俊那又艷羨又扼腕的聲音,辜永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他知道驍俊喜歡小芙,大家都喜歡小芙,他當然也喜歡她,但是……

  他眸光本能的瞥了一旁恬靜自若的康奏兒一眼,發現在嘈雜之中,她永遠顯得那么從容篤定,她的眼神溫柔而真誠的欣賞著臺上熱烈演出的白芙,纖柔的線條有股令他動容的韻致。

  奏兒與小芙是截然不同的典型,小芙愛熱鬧,奏兒愛寧靜;小芙絕艷,奏兒飄逸,如果說小芙是朵出水芙蓉,那么奏兒就是株含苞待放的水上清荷了。

  就拿此刻來說,小芙活躍在臺上接受眾人的禮贊,妻兒則化游的享受她做為一個觀眾的角色,對小芙賣力的演出,她時而微笑,時而報以熱烈的掌聲。饒是如此溫柔安詳,她還是不會被眾給忽略掉,她的光芒一點都不遜于小芙,相反的,她的寧靜正是令她即使沒有任何夸大的動作,仍然不斷光彩煥發的原因。

  小芙是尼羅河的女兒,奏兒則是尼羅河的奇跡;小芙是尼羅河孕育出來的生命,奏兒則賦予了尼羅河畔的子民新生命。

  大家喜歡小芙,當她是自家女兒般看待,但對奏兒則是尊敬與崇拜,兩者的分水嶺就跟楚河漢界一樣清楚。

  奏兒永遠知道她自己在做什么,她不厭其煩的傳述埃及婦女該有的知識和自身的權利,教窮苦的小孩子識字讀書,只要有聞貧病者,跋山涉水,再貧脊的地方她都去。

  她的醫藥箱里無時無刻不放著充裕的醫療用品,只要用得上她的地方,人家大老遠的托人來請她去,她沒有一次回絕掉。她是褚全真門下最孜孜不倦的學生,有些醫學原理她無師自通,這點連褚全真都嘖嘖稱奇。

  他完全不能否認自己欣賞奏兒的事實,他認為她足智多謀且勇敢,聰明又有學問,她完全承繼了他們的義母葛羅素夫人良善溫厚的性格,以別人的疾苦為疾苦,以旁人的快樂為喜悅。

  奏兒大概從來都沒有想過像她這般花樣年華的年輕女孩子該去縱情享樂些什么,他想不出世間怎么會有這樣的女孩,脫俗美好,教人不愛也難。

  對信奉伊斯蘭教的埃及人說,奏兒是阿拉賓主派來的白衣天使,而小芙則是它送給他們的開心果。

  對他辜永奇與埃及的子民來說,奏兒與小芙是沒有沖突的,一個是與他一起刻苦成長的異姓義妹,一個則是將與他攜手共創美好未來的未婚妻,大家都衷心的喜歡著她們兩個,他知道他與小芙的婚禮一直被熱烈的期待著……

  辜永奇搖了搖頭,暫時把這個惱人的問題拋開,重新將眼光放回白芙熱力四射的曼妙身影上。

  奏兒專注的看著河中央游艇上的白芙。纖腰、長腿,胭體曼妙之極,多美!她在心底由衷的對白芙喝采了一聲。

  她不可能穿得像小芙那樣,非關有沒有勇氣的問題,她背上那些細細碎碎的疤痕一直是自己的自卑,大火造成的傷疤似乎一輩子也不會褪。

  此時,在星月與霓虹的映照下,小芙那曬得像蜜糖似的健康肌膚正散發著無窮魅力,她相信沒有一個人會不喜歡小芙。小芙是個可愛。熱情又很善良的女孩,連身為同性的她都喜歡小芙了,更別說是那些異性,他們對小芙的熱情,從開場至今毫無間斷的掌聲便可得知。

  辜永奇——她的五哥,會選擇小芙為妻一點也不奇怪,整個開羅,沒有比小芙更配得上他的女孩了。

  她身邊的辜永奇幾乎是目不轉睛地看著白芙表演,那是一種親呢的注視,他的眼里有激賞、有贊美,還有著滿滿的興味盎然。

  白芙究竟是什么時候闖進她與辜永奇之間的?

  對于辜水奇,她一直有著難解的情懷,他是她的義兄,但他們卻更像一對患難與共的愛侶。

  從小芳一起長大,一起歷經那場浩劫大火,他們重生,又一起被他們的義父帶到俄羅斯開始新生命,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他們彼此可以感受。

  當大火奪走他們親人的生命,是辜永奇的手牽緊著她,讓她沒有孤單害怕;當他父親與她母親下葬時,他則跪在泥地上,緊緊抱著她痛哭失聲。

  這些的片段,是生命中最深刻的痕跡,也是她與辜永奇之間,任誰也無法取代的記憶,她不會忘記。

  她的義母——溫柔的葛羅素夫人一直教導她要有顆溫柔的心,要誠實、正直,還要有寬大的包容和體諒,這些她都做到了,然而自己卻偏偏逃不開情關,不論她怎么豁達,辜永奇無法接受她是個事實,除非她不是康奏兒、不是她親生母親的女兒,否則這份宿命她永遠逃不了。

  她知道他有多么怨恨她母親奪走了他母親在他父親心目中的地位,如果不是她母親的介人,他父親不會離開他母親,而他母親也不會傷心至死。

  當她隨著母親嫁到辜家時,他父親對她張開雙臂歡迎,而他則躲在角落里滿是仇恨的看著她們這對奪走他幸福的母女。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