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11頁     簡瓔
  “小芙,叫五哥來救我!”奏兒的聲音急切揚開。

  “你們、你們……”白芙嚇傻了。她不是在作夢吧?怎么無緣無故會有這些人闖進來?

  她趕忙從睡袋爬起來追出去,可是來不及了,那群人早騎著駱駝走遠了,月色下已沒有人影。

  “救命!救命啊!”白芙放聲尖叫起來。,綁架!這是公然綁架!天哪,奏兒被綁架了!

  辜永奇第一個沖出帳篷,跟著黑券、驍俊、海達和若干研究生都睡眼惺松的跑出來。

  辜永奇沖到白芙面前,他握緊她雙肩,讓她鎮定下來,“怎么了?怎么回事?”

  白芙沮喪的說:“永,完了,奏兒被一群莫名其妙突然出現的阿拉伯男人帶走了……”

  “你說什么?”一陣恐懼蔓延到辜永奇全身,握住她雙肩的力道也不知不覺的加重。奏兒……。。

  “白小姐,你說清楚點。”黑券嚴厲的看著她。

  白芙眼里泛著淚水,“我們睡得好好的,突然有幾個阿拉伯男人沖進來,他們不由分說就把奏兒帶走了,永,奏兒要你去救她!”

  聽到這里,辜永奇的心一緊,他想起奏兒那張靈秀的臉蛋,還有傍晚那一個熱烈又苦澀的吻,他們的心一直是在一起的,直到現在他才深深明白,他根本不能失去她。

  海達激動的道:“永哥,我看我們要快點去找奏兒小姐,綁走奏兒小姐的人沒人性,他們不知道會怎么對付她!”

  辜永奇又驚又懼又悲痛。如果奏兒有什么意外,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是他,是他讓她這么遺憾的!

  白芙吞了口口水,困難的道:“我們先別自己嚇自己了,或許沒事、或許奏兒待會就回來了。”

  辜永奇擰著眉心,她的話安慰不了他.現在他只想快點看到  奏兒,他一定,也必須確定奏兒平安無事。

  倏地,他瘋狂的騎上駱駝奔出去。

  “永!你要去哪里?”白芙追上去,她心急的看著他狂奔而走的身影,開始自責起自己沒有好好保護奏兒的安全。

  辜永奇沒有回答,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我們跟去看看!”驍俊也機警的牽來其余駱駝,并安慰著白芙,“白小姐,你別擔心,我們會安全的把永哥帶回來。”

  “海達,你留下來照顧白小姐。”黑券吩咐。那些研究所的團員有熱情,但都是文生,連開槍都不會,此時此刻,他必須保證她

  海達抗議的嚷著,“可是我也想去救奏兒小姐……”

  “不行!你負責保護白小姐,驍俊,我們走!”黑券不容置暖的重復,隨即飛快與驍俊追了上去。

  奏兒不知道這些人帶走她的目的是什么,離開帳篷沒多久,她就被帶到一個極為荒涼的地方。

  “你就是康奏兒?”一名同樣纏頭巾的黝黑男子朝她走近,他盯著她,眼里流露著不屑。

  奏兒迎著他鄙夷的目光,坦然道:“我是康奏兒,你是誰?”

  他哼的一聲,更討厭她了。“看來你一點都不害怕。”這個女人太大膽、大妄為了,今天他非給她一點教訓不可。

  “我沒害過人,我不需要害怕。”她冷靜的回答。

  男子突然捏住她的下巴,瞇起了眼睛,“哈,如此大言不慚,難怪那些無知的婦女會把你當偶像崇拜了。”

  “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她以為他們捉她來是因為辜永奇研究所樹大招風,現在看來不是。

  “還裝蒜?”男子猙獰的瞪著她,“要不是你教那些婦女什么一夫一妻制的觀念,她們不會那么大膽起來反抗,還要求什么公平對待!你知不知道,埃及女人是沒有尊嚴的?不準你帶壞她們!”

  “首領,不要跟她廢話,教訓她!”有人忍不住出聲。這女人簡直懺逆傳統,她憑什么把那些亂七八糟的觀念傳給埃及女人,荒唐!太荒唐了!

  “我當然會教訓她。”被稱首領的男子安撫的看了群眾一眼,才轉身對奏兒沉聲道:“聽見了吧?大家都想看你得到懲罰,但是我們的宗教不要我們殺人,如果你肯向我們道歉,并保證從此不再誤導那些原本乖巧的婦女,我們可以放過你。”

  奏兒很快的搖頭,堅決道:“我沒有做錯,我不會道歉。”

  “你太不識趣了!”首領不滿意的撇撇嘴。

  “首領,懲罰她、懲罰她!”圍觀的男子群起鼓噪。他們不喜歡這個白皙的女人,看到某些人民那么崇拜她,那簡直是種罪惡!

  “你聽見了,他們都要我懲戒你,你不后侮?”他再給她一次機會。他知道支持他的民眾雖多,但辜永奇的勢力卻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再怎么天真,也不會天真的以為他對這女孩下手后,辜永奇會放過他。

  奏兒看著他,緩緩、清楚的道:“我不后悔。”她不知道她即將得到什么懲罰,但她不想違背自己的意志,如果她認為自己所做的是對的,就沒必要害怕,也沒必要妥協。“你很倔強。”首領發現自己居然有一絲絲欽佩和欣賞她。

  “我只倔強于我認為對的事。”

  “給她好看、給她好看!聽她這么一說,大家又激動了。

  “折斷她右臂!”首領冷酷的下令。他不能同情她了,否則就

  難以服眾,現在保住他的地位才是最重要的。兩名孔武有力的男子傾身向前押住奏兒。她默然不語的承受即將來臨的劇烈痛楚。

  驟然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響,她麾緊眉心,痛得昏倒了。

  昏迷前,奏兒訪佛看到牽永奇那張對她若即若離的臉孔在對她笑著,像是回到幼年時光,他為她拭去滿臉亂七八糟的涕淚交錯,溫暖的牽著她的小手,溫柔的說——

  小奏兒,別哭,來,我們去山上看云!

  她放心的把手交給他,他們要往山上去,他們會看到一片好美、好美的風景,然后,她就再也沒有知覺了……

  “你喝點水吧,永。’白芙擔憂的看著辜永奇。她知道永不會聽她的勸,可是她還是忍不住要說。

  經過一天一夜的尋找,奏兒還是沒有任何下落,他們幾乎把整個西華綠洲翻過來找了,仍然一無所獲。

  “我什么都不想吃。”他煩躁的思索著。究竟是什么人抓走了奏兒?到底什么人跟她有仇?該死!如果找到那些人,他不會放過他們的!

  白芙幽幽地嘆了口氣,“可是再這樣下去,你的身體會受不了的。”他與奏兒兄妹情深,現在發生這種事,他當然食不下咽了,只是…’

  “沒找到奏兒之前,我什么都不想吃!”他皺著眉頭,突然捉住她的手,“小芙芙,你再說一遍,那天抓走奏兒的人長什么樣子、穿什么衣服……”

  她無奈的按住他的手,潤了潤唇,艱難的道:“永,我已經說過好幾次了,那些人明顯是阿拉伯人,穿著很普通的阿拉伯人服飾,沒什么特別。”

  他不相信,“你再想想他們有什么特征,你是唯一的目擊者,只有你幫得了奏兒!”

  “真的沒有。“她怎么想還是想不起來,那天發生的事那么突然,她又是在睡夢中被驚醒的,倉卒間,自己根本什么都還弄不清楚,奏兒就被帶走了,她也很氣自己幫不了奏兒,可是她更覺得無奈。

  “不可能!”辜永奇倏然站起來,堅毅的眉宇透露出他的行動,他拿起外衣往外走。

  “你要去哪里?”白芙拉住他手臂。老天!自從奏兒失蹤之后,她都快不認識永了,他心情惡劣得超乎她的想像。

  他甩開她的手,“去找奏兒!”

  白芙急道:“可是你才剛回來,什么都沒吃,連睡都沒睡的又要去找奏兒,永,你的身體會受不了的!”

  “我不在乎,我只想找到奏兒!”他不顧她的反對,堅決要出門。

  白芙攔著他,苦口婆心的道:“別這樣,永,讓黑券他們去找吧,你先休息一會……”

  “永哥,好消息,有人來報,找到奏兒小姐了!”驍俊滿頭大汗的奔進來,他眼神閃亮,打斷了白芙的勸阻。

  “找到奏兒了?”辜永奇雙眸突然泛起,急切的問:“在哪里?在哪里找到的?”

  感謝老天,他心愛的奏兒終于找到了。

  “一個很荒涼的洞穴里,地點很偏僻又很隱密,難怪我們怎么找都找不到,還是熟知這里地形的人來向我們通報消息的。”驍俊回答。

  “別說了,我們馬上去!他一刻也不能等了,他要馬上見到奏兒。

  當辜永奇見到奏兒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那毫無生氣的人是她,她沒有知覺的躺在巖穴里揭泥色的地上,看起來不勝寒瑟,身上滿是細沙,幾乎奄奄一息。-

  ”奏兒!“他輕顫著低喊。

  辜永奇沉痛的抱起她,她微弱的呼吸令他屏息不已,她的脈搏幾乎死寂,像隨時會結束生命的小動物,也像隨時會無聲無息從他身邊飄走,看她這樣,他渾身不由得痙攣起來。“永少爺,放下她,她的手臂斷了。”黑券冷靜的告訴他。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