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12頁     簡瓔
  這個消息又讓辜永奇瘋狂了,他放下奏兒,一陣憤怒的情緒排山倒海向他推涌。“到底是誰干的?”他絕對要捉出兇手!

  “永哥,我們必須快點把奏兒送進醫院,久了,恐怕她會有生命危險。”驍俊也靠過來勸他冷靜。

  辜永奇把臉埋在手掌心中,恨自己為什么會讓這種事發生。恨自己沒有好好保護奏兒,以至于讓那些禽獸傷害了她。

  “永少爺,別再自責了。”黑券畢竟跟在他身邊最久,許多他沒有表達出來的情緒,黑券都感同身受,能夠體會。

  “永哥,送奏兒進醫院吧,讓醫生檢查檢查她有沒有…有沒有其他的傷勢。”驍俊囁嚅的說,其實他想講的是,帶走奏兒的那些都不是人,他怕他們不只折斷她的手臂,也傷害了她的肉體。辜永奇聽出驍俊的話中之意,恐懼的情緒在他心中揚起,他猛烈的搖了下頭。不會的!奏兒那么善良,她從來沒有傷害過別人,上天不會待她那么殘忍!他的心緊張而痛楚起來。

  “永少爺,面對現實,這也正是我擔憂的。”黑券沉聲道。

  “不——”

  辜永奇朝天吶喊一聲。不要讓這種事發生在奏兒身上,他愿代她受所有的過與痛,不要!千萬不要。

  第六章

  回到開羅,奏兒立即被送進醫院。

  “不要那么擔心,她一定會沒事的。”葛羅素博士安慰著辜永奇,“奏兒這孩子很善良,她的智慧讓她受罪,她會渡過這關的。”

  “義父,我不相信有天理,奏兒從沒有傷害過別人,為什么老天爺要這樣對她?”辜永奇的聲音愈來愈激昂,“那些人折斷她的手臂,他們居然折斷她的手臂?她到底犯了什么過錯,需要接受這樣天大的懲罰?”

  聽聞消息趕來的白朔棟也勸道:“永,你先別這么激動,吉人自有天相,現在醫生還沒宣布結果,你先別往壞的地方想。”

  “吉人自有天相?我已經不相信這句話了!”辜永奇郁悶的說,悶中帶著偌大的怒氣,“奏兒為人民做了什么,而他們是怎么回報她的,我現在看得很清楚,等奏兒一好,我就帶她走,走得遠遠的,再也不回來。”

  白芙愕然的看著他,“永,那只是部分的人,絕大部分的人還是感激你以及奏兒的,你何必做得這么絕?”

  她從沒想過永會因為這個事件而離開埃及,他一直說埃及是他第二個故鄉,他終老都不會離開,而現在,他竟改變承諾了。

  “即使是部分人也足夠了;”辜永奇沉著聲音,“今天他們傷害奏兒,難保明天他們不會傷害義父,我不能冒這個險。”_

  白芙低首不語。永沒有提到要帶她走.也沒有將她列人考慮安危的名單里,難道在他心中,見一點都不重要嗎?”

  想到這里,她心一沉,沒由來得心煩意亂。

  “永,冷靜下來。”葛羅素博士畢竟人生閱豐富,他看多了,雖然心疼義女受苦,但他沒辜永奇那么激動。

  “義父,我很冷靜。”他苦惱的說,臉上的疲倦益見明顯。

  如果他不冷靜,早就跑去殺人了,黑券剛剛打過電話回來,說已經查到是什么人干的了,但他還沒有去找那些人算帳,因為他深知奏兒的心意,她不會樂見他為了她而枉顧理法的。

  “永哥,喝杯咖啡吧!”驍俊替每個人都買了咖啡來,覺得大家都餓肚子也不是辦法,好歹喝點咖啡提神。

  中年醫生嚴肅的從手術室走出來,他筆直的走到辜永奇面前去,“辜先生,康小姐需要立即動手術。”

  “我同意!”他想也不想的立即回答。

  醫生凝重的看著他,“但是康小姐要動的不是一般手術,她必須做截肢手術。”

  辜永奇的臉一下子刷白了,他挺了挺背脊,“你是什么意思?”

  醫生簡潔的道:“康小姐手骨斷裂之后沒有立即接受治療,目前已遭受細菌感染,如果不截肢的話,恐怕細菌會轉移,而有生命危險。”

  聽醫生這么一說,白芙睜大眼睛,淚水一下子在她眼眶中泛濫成災,她忍著不哭出聲音,怕辜永奇更加難受。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葛羅素博士沉痛的問。

  “沒有,這是唯一將傷害降到最低的辦法。”

  辜永奇既驚詫又悲痛,心里的震蕩擺大,腦中一片空白,這消息像冰冷的刀,瞬間從他心臟中央劃了過去。

  他不斷的回想起這些年來他對奏兒是多么殘酷,他甚至不愿對她說一個“愛”字,一直讓她苦苦等候著、一直在煎熬她。

  即使他有了小芙,妻兒還是沒有放棄等待他,但他知道截肢之后的奏兒會怎么樣,她不會再苦戀地,她會認為她自己沒有資格與小芙競爭地了,她會從此遠遠的從他的生命中退開,讓小芙將幸福帶給他……

  “永!”葛羅素博士喚他。

  “義父……”辜永奇的心糾成一團,痛楚的叫了一聲。

  葛羅素博士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強而有力的道:“我知道這個事實很難接受,但若我們不下這個決定,會害了奏兒。”

  “為什么是奏兒?為什么是她?”他蒼白芙著臉,額上的青筋在跳動,眼里的悲切緊緊糾結在一起。

  他閉上了眼睛,想像斷了一只手臂的奏兒是什么模樣,驟然,淚珠從他睫毛縫沁了出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但他卻終于為奏兒流下了他的男兒淚。

  當奏兒從麻醉中蘇醒過來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是守在她床邊的辜永奇。

  他心跳得劇烈,因見她清醒,他很喜悅,但他卻不知該如何告訴她已被截肢的事實。

  “奏兒!”辜永奇輕輕叫她的名字,心疼的看著她清麗的面龐。

  奏兒的眼光四下梭巡,“五哥…”她以為自己永遠沒辦法再見到他了,沒想到他們還能相見。

  “別怕,你很安全,這里是醫院。”看出她的思緒,他立即為她解惑。

  她緊緊經起眉心,“我……”她覺得好疲倦,很想再睡一會,也覺得痛,那股痛意不知從何蔓延而來。

  “醫生剛剛幫你做完手術,你休息一下。”他發覺自己根本無法開口,他怎么能告訴她?他比她更加無法承受這個事實。

  奏兒點點頭,“你也回去休息,不要累著了。”她相信他為了她,一定好久沒睡好覺了。

  白芙提著要給辜永奇的餐盒走了進來,看見清醒的奏兒,她興奮的摘下餐盒,喜悅的奔到床邊,又是笑又是淚的說:“奏兒,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我好擔心你!”

  奏兒里出一個虛弱的笑容,“別擔心,我沒事。”她的氣息還不穩定,還要多休息幾天才能恢復元氣。

  白芙真情流露的握住她的手,誠摯的說:“你別難過,醫生說你的手術很順利,截掉手臂后,細菌感染的情況已經控制住了,情況很好,接下來,就是休養的問題,只要你配合醫生開的藥方,很快就會復原了。”

  奏兒那原本有點潤紅的面頓又蒼白了,“小芙,你……你說什么?”

  為什么她聽不懂小芙的話?截肢?難道、難道……她搖頭,恐懼逐漸升起。

  白芙一驚,心跳升到了喉嚨,她本能的看向辜永奇,期期文艾的問:“怎么?永,你還沒告訴奏兒嗎?”

  糟糕,永顯然還沒告訴奏兒,她卻自作主張說了出來,自己實。在太粗心大意了,為什么她不先弄清楚情況再說,這下可怎么辦才好?

  辜永奇深吸了口氣,他不怪白芙,知道這一關總是要過的。他半跪在病床前,緊緊的握住她的手,低沉而痛楚的道:“奏兒,聽著,你被那些可惡的阿拉伯人折斷手臂,醫生為了不讓細菌繼續擴散,逼不得已,只好幫你截肢。”

  他一口氣說了出來,然后憐惜的看著她,他不知道該怎么幫助她,他的心比她更痛。

  奏兒的眉頭擰在一塊兒,她的眼光昏亂、聲音發顫,她看看白“芙又看看辜永奇,一臉的迷茫,“五哥、小芙,你們是說我已經沒了手臂?”

  “奏兒,你要哭就哭出來,不要悶在心里!”辜永奇心痛的握住她的手,感覺到他整個心都在絞痛。

  “這么說是真的了?我真的沒有了手臂…”她的眼是滿溢的悲切,她的腦無法思考,但是,她卻想哭,那淚水從她心底深處悲悲切切的涌上來,她覺得自己的生命已經終止了,她不配,再也不配去愛他了。

  辜永奇整個心都被奏兒絕望的眼光震碎了,他著急的捧住她的頭、著急的拭去她的淚水,覺得如果不是白芙在這里,他真的會吻她!他會吻掉她的淚,讓她別那么傷心。

  “奏兒,別這樣,這不是世界末日,你還是你,一點都沒有改變。”他不要她鉆牛角尖、不要她想太多,甚至,他不要她“放棄他”,為了她的殘缺而選擇退出他的生命。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