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13頁     簡瓔
  奏兒凝視著他。他的憐憫多明顯呵,如果他不是有了小芙、深知她愛了他那么久的話,她肯定他會為了她的缺殘而愛她。

  然而她最不需要的就是這種愛,她不要因為自己的殘疾而綁住他、獲得他的同情。

  “你們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她頹然的垂首,再也沒有力氣偽裝堅強了,她想獨處。

  辜永奇震動了一下。奏兒臉上的表情是他未曾見過的,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他多想她能對他坦白。

  他急切的道:“我陪你!”這個時候不能丟下她一個人,他想分分秒秒都守在她身邊。

  “我想休息了。”她閉上眼睛,她的靈魂已經飄遠了,再也不屬于自己,那個叫康奏兒的女孩,生命中再也奏不出美麗的歌曲了。

  白芙拉拉他衣袖,“永,讓奏兒自己靜靜吧!”

  見奏兒一動也不動的閉著眼睛,辜永奇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但愿,但愿時間能治療她的傷口,他會永遠在她身旁支持她,永不離棄她。

  他沉默的站起身,心緒紛亂的與白芙離開了病房。

  病房里一片寂靜,奏兒在他們離去后緩緩睜開眼睛。她從不知道自己也會對辜永奇死心,她以為自己會永生永世的愛著他,即使他與小芙結婚、生子,她仍會在某處默默的愛著他。

  —-…

  可是現在,她發現一切都不同了,她不可能再那樣愛他,自卑已經擊潰她了,在他面前,自己再也不是那個完美的康奏兒,有誰看過殘廢還能飄逸脫俗嗎?她不認為自己還能自信優雅的對他微笑。

  她與辜永奇之間的每一件事及那些過往,絲絲縷縷、點點滴滴的在她腦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倒轉。今后她對他,真的是自慚形穢了。

  奏兒仰躺在病床,眼角濕潤了,豆大的淚珠順著她的臉龐,無邊無盡的奔流下來。

  奏兒的復原情況都在醫生的控制之中,一個禮拜之后,她向醫生要求回家休養,這個要求獲得了主治醫生的同意。

  回家之后,不知道是誰走漏了她重傷住院的消息,從各地寫來安慰她的信件紛紛涌進辜宅,更有許多曾接受過她幫助或醫療的人們親手做了小禮物送到辜宅來,期盼見她一面,為她打氣。

  “奏兒,不要看了,先去休息吧!”他實在不忍她在回家的第一天就一封封的拆看那些信件,那些對于她,形同二度傷害。

  奏兒氣定神閑地微微一笑,“五哥,讓我把這些信看完,如果累的話,你先去休息吧!”

  “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辜永奇急促的說。

  “我懂,你別急。”她溫柔的看著他,“其實我只是想找些事情做罷了,我不想整日那么無聊,而他們對我的熱情……”她揚揚手中的信,微笑道:“這些信件讓我感覺很溫暖。”

  “溫暖?”辜永奇重重一哼,“就是這些人傷害了你,我已經著手安排移民,我們到加拿大去,那里風平浪靜很適合你,樂也期待我們能去。’卓樂目前人在加拿大。

  奏兒輕輕的搖搖頭,“我不去。”

  他深深的望著她,“奏兒,難道你對這里還有所留戀?”他知道她不想離開這里的原因,她一直不是那么輕易就妥協的女孩,她對他的感情也是,就算他有了小芙之后,在她心中仍沒有放棄等他,等著看他真正獲得幸福她才放心。

  他知她之深,連自己也害怕。

  “當然有。”她堅定的道,“除了臺灣,這里等于我第二個家,我不會輕易離開,除非我對這里絕望。”

  “那么,我們回臺灣,回我們的第一個家。”他眼里頓時有兩小簇火焰在跳動,因為他忽然感覺到一線生機出現在他眼前,或許能治療奏兒這巨大傷痕的地方,就是他們出生的地方。

  奏兒凝視著他,清清楚楚的說:“你不會想回去的,那片土地的人太教你傷心了。”

  “不管那片土地怎么教我傷心,那不重要,我只要你快樂起來!”辜永奇的眼光停在她面龐上,是那么堅定、那么不容置噱,他要她知道,他說的是真的,他愿意為她做任何事。

  一種近乎痛楚的柔情把奏兒整個人包圍了。他那憐惜的眼神會把她的自尊瓦解的,如果沒有發生這件意外,他還會這樣對待她嗎?

  他們的心已經多久沒這么靠近了?自從小芙介入他們的生活之后,他們一直維持著一定的距離,他對她或許有所關懷,但從不說出真心話。

  但現在不同,他擺明了把所有的感情全放在她身上,她不要他對她這么好、這么溫柔、這么妥協,她怕她會無法控制自己而要了這份感情。

  “別談這些,我累了,想休息。”奏兒軟弱的說,逃避的蜇身上樓。

  辜永奇瞪著她纖弱的背影。被他猜對了,她不會再對他存著“妄想”了,因為她曾是那么完美,她無法接受她自己的不完美來“玷污”他。

  他的眉心緊緊蹙了起來。他該如何留住她的心?

  接下來的日子,奏兒平靜得不可思議,她在人前堅強恬靜,如常的栽植草藥、如常的起居生活,但她的斷臂是個禁忌,沒人敢提。

  “奏兒小姐,你的茶。”甘莉端了杯新鮮的花果茶進來,那是“殿下”馮雅倪固定從英國寄來給奏兒的,殿下對美女總是特別友善、特別殷勤。

  “謝謝。”奏兒坐在房間落地窗外的露臺上,夕陽已經漸漸沉沒,埃及的熱空氣就要消散。

  “奏兒小姐,這是今天的信。”甘莉把一大疊信件交到秦兒手中,不由得嘆息一聲。奏兒小姐出院都已經二十幾天了,每天涌進來鼓舞她為她抱不平的信件仍然源源不絕。

  “放著吧。”她示意甘莉將信件放在茶幾上,那上面還有一些昨天的信沒看完,今天應該可以看完吧?她想。

  放妥信件,甘莉安靜的退出了房間。

  奏兒用左手拿起茶杯輕吸一口香甜沁心的花果茶。發生阿拉伯人加害她的事件之后,不能說她完全沒有改變,起碼她變得不愛出門了,除非有人不辭路途上門來請她診治,否則她鮮少走出這個房間。

  她要封閉自己嗎?并不是,她只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別人同情的目光,她向來是優雅自信的,而今卻要背負這樣的殘疾過一輩子,任誰都無法那么容易放得下、看得開的。

  事到如今,她倒是慶幸自己沒有與辜永奇允諾終身,否則要他終身照顧她這個殘廢,是很殘酷的。

  “怎么不開燈?”辜永奇走了進來,最近他都盡可能早回家,他不放心讓奏兒一個人獨處,有些事不想就沒事,愈想會愈糟糕。

  奏兒轉過頭去,看見他朝她迎面而來。

  他俊帥挺拔、渾身散發著與眾不同的統御者氣質,他那雙極富神采的眼陣,一直是她心之向往的。

  “這么早?”她淡淡一笑。過去他通常是不到天亮不回家的,現在要他犧牲與小芙相處的時間來陪她,她對小芙真感到抱歉。

  辜永奇走近她,皺皺眉,“外面風大,也不多穿件衣服?”

  這些日子以來,他的情緒比她還容易激動,看她落寞,他恨不得擁她在懷里安慰;見她不言不語,他就想盡辦法要地開口說話;如果她吃得少了,他也跟著她食不知味。

  她的一舉一動左右了他的情感,他現在最擔心她會想不開做傻事,畢竟人不是神,他知道奏兒沒那么容易看得開,她在隱藏。她在壓抑,她只是不想他與義父擔心,所以她埋葬了所有的悲傷情緒,永遠給他們笑容看。

  直到現在,他還自責不已,如果沒有那趟該死的西華綠洲之行,奏兒就不會斷臂,也不會陷進無邊無際的黑洞里,都是他沒有善盡保護她的責任、都是他害奏兒,他要為這件事負大部分的責任……

  “餓了吧?我們下去吃飯。”奏兒收指著信件。她不能跟他獨處,他永遠都能看透她的心思,而她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被他看透。

  辜永奇朝她走過去,站在她身邊,沉聲道:“那些傷害你的人捉到了。”

  他費了好大的人力和物力才把那些該下地獄的家伙捉到,他們自知犯了滔天大罪,原本想到約旦去避風頭的,終究還是難逃他的手掌,只要是他辜永奇發出的通緝令,沒人逃得過。

  發現他的聲音在她頭頂上方,她抬起眼眸看著他。

  她知道他會怎么做,他會讓他們死得很難看,不會把他們交給警方,因為他根本就不相信警方的辦事能力。

  “放了他們吧,五哥。”奏兒輕緩的說。她已經殘廢,這是事實了,就其他們都被處死,她也不能接回那條手臂,何必呢?冤冤相報何時了?

  “你說什么?”他氣結。沒告訴她之前,他便猜到她會那么說,可是沒想到她真的會想都沒想就那么說。

  她看著他,懇切的說:“放過他們,他們也不知道會弄成這樣,我相信他們不是故意的。”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