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15頁     簡瓔
  “三年前我想嘗試,可是我失敗了。”他的唇滑向她耳邊,自責又深情的道,“對不起,我吻了你又拋棄你,這三年來,讓你一直過得很痛苦,你肯原諒我這個沒有勇氣坦然面對愛情的男人嗎?”

  奏兒不敢相信她耳朵所聽到的,喜悅沖進她眼里,頓時令她淚如泉涌。

  “別哭呵,回答我!”辜永奇溫柔的吻去她的淚水,將她擁得更緊。

  她把滿是淚痕的面須緊緊緊緊的靠在他的胸膛上,滿溢激動之情的低訴,“如果你這次不再棄我于不顧,我為什么不原諒你呢?”她便咽的續道:“永,如果早知道我受傷的手臂能讓你表達真愛,我情愿雙臂俱殘!”

  如果,有太多如果了,古今中外,錯過情緣的故事太多了,而今他們能坦白面對對方,相知相許,她真要感謝上蒼的安排,雖然來得晚了一點,又太過捉弄她,這段情緣總比永遠不來得好。

  “奏兒!”他用后熱烈的堵住她的唇,火熱的舌竄進她唇齒間,他磨蹭著她的唇瓣與她位戲。

  驀然間,不識趣的電話鈴聲打擾了他們的纏綿,辜永奇暫時放開她的唇,不滿意的瞪著電話看。‘

  “這么早會是什么人?”他心中揚起一陣醋意。難道奏兒有別的追求者?或是那個連國奉還沒死心?

  奏兒臉頰紅撲撲的,嫣然一笑的搖搖頭,“不知道。”

  “我來接。”他橫過她拿起聽筒,專橫的剔除別人接近她的機會,“喂!”他的語氣可粗了。

  “永?”對方疑惑的聲音傳來。

  “我是。”他放心的笑了,“全真?”這個人心系茉優島,不是他的情敵,不必掛慮。

  褚全真僵硬的道:“我打的是奏兒房里的電話。”

  辜永奇輕輕揚了揚眉,笑意頓時泛濫而出,“我知道,你沒有打錯。”

  “那么你……”褚全真沒繼續問下去,然后,他破天荒的傳來笑意,“你們終于在一起了?”

  這個完美的結局是他們十方烈焰等待多時的,他們這一對糾纏得比他和茉優還久,久得一度讓他們大伙都以為一定沒希望了,尤其在永莫名其妙弄了個未婚妻之后,大家都對他們放棄了,可是沒想到現在卻敗部復、起死回生,真是世紀末最后一個好消息。

  “對,我們終于在一起了。”他很爽快的回答了話全真,“你可以先告訴雅浦,然后不必費吹灰之力,這消息很快就會傳遍全球。”

  “我相信。”褚全真淡淡一笑,接著,他嚴肅、不滿的問:“為什么奏兒受傷之事不告訴大家?”

  辜永奇基然沉吟。這件事他還沒向十方烈焰任何一人透露,他怕大家群起飛來開羅,巨大的關切會給奏兒太大壓力。

  “全真,你怎么會知道?”他不解。

  褚全真一哼,聲音繃著,“奏兒的主治醫生杰夫是我醫學院的同學,我和茉優剛剛度假回來茉優島就看見他留下的傳真。”

  “原來如此。”

  褚全真撇撇唇,“幸好杰夫聰明的保留了奏兒的斷臂,否則不管你是不是兄弟,我都不饒你!”

  “你是說……”辜永奇靈光乍現,難道奏兒有救?

  褚全真自負的道:“我當然可以替奏兒接回斷臂,否則我稱什么神醫?”

  “謝謝你,全真!”他由衷、感激的說。

  褚全真不習慣地這般真情流露,于是死板的道:“我和茉化很快就過去,等我們。”

  掛上電話,辜永奇緊緊的將奏兒擁在懷里,耐人尋味的笑著。

  “怎么了?你好像很興奮?”她納悶的望著他。全真對他說了什么?她很好奇。

  “當然興奮。”他吻了吻她面頰,又吻了吻她耳鬢,愛意滿懷的道:“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全真他要接回你的手臂,你將會和從前一樣完美!”

  她無法置信的揚眼睫,“真的?你沒有騙我?”

  他一笑,“如果全真不想讓他的神醫名號浪得虛名,他非治好東不可!”

  聽到他的話,她也放心的笑了,但是歡喜之中,她突然擔心了區來。

  “會不會……”奏兒潤了潤唇,輕聲,嘆息的問:“會不會我的手臂好了以后你又要離開我了?”

  他瞪著她,“你在說什么傻話?”

  她怎么會那樣想呢?不,不能怪她,該怪的是自己,都是他過去的所做所為讓她太沒安全感了。

  “你不放心,我馬上去跟小芙講清楚!”他驟然起身穿衣。這中事愈早弄清楚愈好,他也不想浪費小芙的青春。

  奏兒擔憂的拉住他,緩緩的道:“小芙很愛你,你這么突然對她,我怕她承受不住打擊。”

  他簡單的說:“我知道她很愛我,就因為這樣,我愈不能騙她,這對她沒有愛情,就算現在告訴她,她會恨我,我也不要她繼續誤會下去。”

  “可是她……”她的眉心蹙了起來;她要怎么開口對他說,女孩子對自己的第一個男人不會那么輕易忘懷的,更何況他與小芙的關系那么親密,這三年來他幾乎都在小芙那里過夜,小芙怎么放得開他?

  看她那欲言又止,不知從何啟齒的表情;辜水奇已經猜到她在想說什么了。

  他瞅著她,有點不自在,哼哼著說:“放心吧,我跟小芙之間什么都沒有,甚至,我也沒有吻過她。”

  她愕然的睜大眼睛,“你們沒有肌膚之親?”這不可能!他一定在安慰她,他不要她吃醋,所以才故意這么說。

  他搖搖頭,“沒有。”

  看到奏兒那無法置信的眼神,現在他倒有點佩服自己了,三年來幾經小芙的暗示、挑逗、誘惑,他居然都能不動如山,簡直是太有定力了。

  “可是你常常留在她家里過夜。”這樣一說,奏兒整個面孔都燒了起來,知道那表示她常常留意他的行蹤。

  “我從來沒告訴你,我在她家里過夜吧?”他調侃的看著她,“通常我早上回來的時候,都是在研究所或實驗室里過夜。”

  “那你為什么不說清楚?”她吶吶的說,臉漲得紅紅的,又要僅裝若無其事似掩飾她的羞澀。

  辜永奇勾起一抹笑容對著她,眼里有著柔情萬縷,“因為我不知道你那么在乎啊,奏兒。”

  “我哪里在乎了?”她又急又差又想解釋,可是她的心里卻是暖烘烘的,她已經好久、好久不曾有這么快樂的感覺了。

  “還敢說沒有?”他戲渡的笑著,依戀的坐回床沿摟住她,摟著膩著又忍不住吻了她。

  她全心全意的感受他的吻,感到她死掉的生命又重新活了過來,如果沒有經歷斷臂的劇痛,她現在也不會這么滿足,這么快樂。

  他雙手溫柔的擁抱住她,她則柔順的依偎在他胸前。

  辜永奇梳著她的發絲,低語著,“你別擔心你手臂好了會讓我們分離,也別擔心小芙會成為我們的阻礙,把問題交給我,我待會就去找她談清楚,你等我的好消息,相信我,我永遠不會再離棄你!”

  辜水奇的座車恣意的奔馳在公路上,他的心被喜悅漲得滿滿的,他現在才知道愛一個人的感覺這么好,擱下上一代的仇怨后,

  他整個人都輕松了起來。

  現在他才真正體會到生命的美妙,他要為奏兒重活一遍,過去的自己都不算數,這是他生命里嶄新的一頁,一切都不同了,辜宅將會有個女主人,那個女主人的人選當然就是奏兒。

  其實,奏兒不就一直在他生命里扮演女主人的角色嗎?只是他直到昨天才恍然大悟,幸好一切都還來得及,他還來得及與她在下半生廝守,他的人生已經沒有遺憾了。

  現在唯一剩下的問題就是小芙了,小芙一直是個善良,熱情的女孩,他必須要婉轉的對她說,以不傷害她為原則,老天!但愿小芙能諒解他、寬容他,那么他與奏兒都會很感激她。

  車里流泄的黑人搖滾正代表辜水奇飛揚的心情,一晚的纏綿顯然是不夠的,他迫切的想將一切問題迅速解決,然后回去擁抱奏地,他要給她無窮無盡的擁抱,以彌補過去他所吝于給她的。

  前方的紅燈亮了,他很配合的踩了煞車;在埃及開車要小心點,因為這里的人開車喜歡橫沖直撞,更喜歡亂按喇叭,動不動就在街頭跟人吵得面紅耳赤……

  驟然,他發現不對,他踩了煞車,但車身卻沒有減速停止,反而像箭一般的沖了出去。

  他還來不及思考,車身已經傾斜,在巨大聲響之后,沒幾秒,車身就整個翻倒在公路上。

  一陣紊亂的喇叭聲此起彼落的響起,在辜永奇的車里,畫面靜止了。他的后腦勺被不明重物擊中,他試圖清楚,甩了甩頭,又甩了甩頭,但是沒有用,他的意識愈來愈模糊,能見度愈來愈蒙朧,鮮血正緩緩的從他頭皮流下,沾染了方向盤和他的衣物,一切就像無聲的默劇。

  終于,他的頭顱頹然垂下了,而車外,尖銳的喇叭聲仍然繼續在響……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