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20頁     簡瓔
  看見她擔憂的臉孔,他坐了起來,目光炯然的直視著她,“我剛剛在夢里看見一個長發女孩,她問我為什么忘記她,為什么離棄她。”

  奏兒的心怦的一跳,迅速的,她覺得頭發昏,眼眶發熱,喉嚨便咽得無法說話,她小心翼翼的問:“那么你看見她是誰了嗎?”

  “沒有。”辜永奇搖了搖頭,苦惱的說:“我想看清楚,可是她根快的走遠了,我沒看清楚她是誰。”

  她既悲傷又歡喜,歡喜他的潛意識里還記得她,悲傷的是,他還是不能真正記起她。

  這樣已經足夠了,她不能要求太多的不是嗎?

  “你怎么了?”她那復雜的神情令他難以理解,據旁人說,他失去記憶之前和這個義妹很親近,但他卻一點也想不起來。

  “沒事。”奏兒勇敢的笑了笑,淡淡的說,“別想太多,只是個夢累了,好好休息吧,明天你會很忙的。”

  “嗯。”辜永奇點點頭,客氣的道,“奏兒,吵醒你真不好意思。”

  “別這么說,晚安。”她微笑著退出他的房間,輕快的替他會上門扉。

  可是門一關,她便心痛難忍的靠在門板上,捂住嘴唇,痛楚的閉起眼睛,他那生疏的語氣令她黯然。

  為什么要讓永在這時候想起了她?兩天后他就要和小芙舉行婚禮了,她不能破壞他們,不能!

  保持緘默吧,這是她給他最好的結婚禮物,最大的祝福。

  世紀末最備受矚目的婚禮在開羅舉行了,十方烈焰全員到齊的參加這場盛大的婚宴,葛羅素博士是當然的主婚人,白朔棟則笑瞇了眼準備李愛女步上紅毯的前端,站在牧師前的辜永奇俊挺逼人,英姿煥發,得此佳婿,他已無所求。。

  結婚進行曲在眾人一致的掌聲中悠揚的響起,奏兒與她另外九名義兄及他們的伴侶一起坐在最前排,當白芙由白朔棟牽著緩緩走出來時,茉優立即體貼的握住奏兒的手,給她無聲的安慰與打氣。

  她知道要放棄一個深受的人是多么困難,當年她放棄全真時何嘗不是痛徹心肺,夜輾轉難眠,所以她深知妻兒此刻內心的痛苦。

  “辜永奇先生,你愿意娶白芙小姐為妻嗎?”牧師面帶和煦微笑的問,覺得能主持十方烈焰“日雙”的婚禮,他真是太榮幸了。

  “愿意。”辜永奇看了白一眼,微笑回答。

  奏兒緊緊抿著唇,她的眼眼有些做的濕潤,她想應該沒人會注意到才對,然后深深的透了口氣,等著聽白芙天籟般好聽的回答。

  “白芙小姐,你愿意嫁辜永奇先生為妻嗎?”牧師在眾人企盼的翹首注視下再問。

  白芙嬌羞無比的看著事永奇,心頭醞釀著無數甜蜜,她深情款款的答道:“我愿意!”

  禮成之后,熱烈的掌聲再度響起,賓客的喧嘩和笑法充斥了整座教堂。

  “辜先生,你該吻白小姐喲!”大伙紛紛起哄。

  辜永奇笑了笑,在眾人的起哄聲中掀起白芙的頭紗,他的吻纏錦親密的落在她唇際……

  忽地,一陣突兀的槍聲響起,教堂天花板的吊燈閃過一道影子,一名蒙面的黑衣男子藏匿在吊燈上,手舉雙槍,眼光犀利。“辜永奇,上回你命大逃過一劫,今天你沒那么好運了!”男子操著濃濃意大利腔的語揚聲道。

  辜永奇挑了挑眉,毫不懼怕的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他和這個莫名其妙的男子有什么冤仇嗎?為什么人家要選天在他的大喜之日來破壞?他不解。

  “天啊!報警,報警!”

  教堂里的賓客全驚恐的亂成一團,十方烈焰為首的“日冕”莫東署皺起眉宇,沉聲道:“上面的小子聽著,警告你,別亂來!”

  莫東署暗暗驚心。這下可糟,今天來參加水的婚禮,大伙全帶著滿滿的祝福之心而來,半點槍械也沒準備,看來天花板上的那個家伙很想置水于死地,他們得想想辦法拖延時間才好。

  那人根本不理他的警告,退自冷笑道:“辜永奇,你膽敢和黑手黨作對,今天就要你做黑手黨的槍下亡魂!”

  他隨即舉槍,瞄準辜永奇,將扣下扳機……

  “不準你傷害永!”千鈞一發之際,白芙發狂的推了辜永奇一把,她不要水再受傷,她寧可代他受一槍!

  被她狂猛的勁道一推,辜永奇失去平衡撞上墻角的厚壁,瞬間失去了知覺,整個人暈了過去。

  “小芙!小心!”  奏兒見狀,沖上前去護佐白芙,小芙是永的新娘,她不要永醒過來看不見小芙,她不要他失去他的新娘。

  所有過程僅發生在秒鐘之間,子彈筆直的穿進奏兒身體之中,她使勁將白芙一推,鮮血從她傷口噴出,她的身體在瞬間軟軟的倒了下去。

  毫無預警的,吊燈在同時間也無法承重的墜落下來。

  “救命——”黑衣男子慘叫一聲,及時往一旁縱身而跳,但教堂特別挑高的天花板仍然讓他當場摔得腦漿橫溢。

  吊燈墜落打在奏兒身上,令她臉部抽搐了一下,口中吐出大量鮮血來,景況驚心動魄,玻璃也碎裂了一地。

  “奏兒!”白芙哭喊著。

  白芙驚魂未定的看著這一幕,為什么?誰能告訴她,為什么好好的一場婚禮會變成這樣?

  辜永奇與奏兒分別被送進醫院急救,奏兒由褚全真主刀,黑券、驍俊與海達均在手術室外不停的自責自己護主不力。

  “為什么我要待在教堂外而沒幫奏兒擋那盞該死的吊燈?為什么?我太該死了!”黑券難過不已的捶打墻壁;奏兒的手臂才剛剛復原,現在卻又生死未卜,上天對她太殘酷了。

  “別這樣,黑券,發生這種事誰都不想。”楚克安慰著他。

  事情在幾秒里發生,別說黑券,連他們心人想阻止都來不及,誰會料到吊燈上藏匿了個殺手,又哪會想到小芙會那么奮不顧身的推倒永,更別說奏兒會去保護小芙了,這些發展全在他們的意料之外。

  沒有人愿意讓這樣的悲劇發生,但既然發生了,自怨自艾不是最好的辦法,如何讓死神對奏兒手下留情才重要。

  “放心吧,全真在里面,還有什么是神醫做不到的?‘晝夜’出馬,我們的奏兒一定沒事!”方雅浦也連忙跳出來打氣,覺得大家沮喪成一團,氣氛太低迷了,

  “但愿如此,希望奏兒吉人天相!”白朔棟心有余悸的祈禱,想到剛剛若不是奏兒上前保護白芙,現在躺在里面的就是他的寶貝愛女了。

  “都是我不好!”白芙哭腫了雙眼,她原想為永犧牲的,沒想到奏兒會撲到她身上救她。

  黑券忽的疾走到白芙面前,目光冷冽的瞪著她,“本來就是你不好,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是你破壞了永少爺和奏兒,如果不是你,他們早就在一起了,今天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不明白他在講什么,“黑券,你,你……”為什么黑券會這么說?她破壞了永和奏兒,這是什么意思?

  “黑券,你在胡說些什么?”白朔棟連忙維護女兒,斥責黑券。

  “我沒有胡說。”黑券沉聲道,“奏兒深愛永少爺,要不是你的阻隔,他們早就在一起了。”

  白芙愕然的怔在原地,完全無法消化這個消息,只喃喃道:“騙人,永和奏兒情同兄妹,奏兒怎么會深愛永?這不可能……”

  一名白衣護主匆忙的由急救室走了出來,揚聲道:“康奏兒小姐在哪里?”

  眾人連忙向前,由丁維巖代表發問,“護士小姐,康奏兒正在進行手術,請問有什么事嗎?”

  護土道:“辜先生清醒過來了,他有可能恢復記憶了,一直在叫喚康小姐,主治醫生想請康小姐做個測試。”

  “我……我可以嗎?”白芙看著護土,可憐兮兮的問。

  護士揚揚眉梢,“白小姐?”今天這場世紀婚禮全埃及都知道她當然也認得婚禮的女主角白芙。白芙輕聲道:“他如果醒了,或許也愿意見我。”

  護士考慮了一會便點點頭,“好吧,白小姐,請你跟我進來。

  急救室里,辜水奇頭上纏著紗布,腦袋有一點迷糊,不記得已為什么會在醫院里。

  “永!”白芙奔了進去,看見病床上完好無缺的他,不由的落淚來,“你沒事?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小芙?”辜永奇端詳著她一身臟了的白紗,疑惑的問:“我什么會在這里?你怎么穿成這樣?”

  白芙一愣,急問道:“你不記得了嗎?我們今天結婚哪!你我結婚呀!”

  難道他又失憶了?連帶著這段期間的記憶也都失去了?

  “結婚?”他重復著那兩個字,然后嚴肅的搖搖頭,“不可能,怎么會和你結婚?”

  他愛的人是奏兒,他明明就要去和小芙講清楚的,怎么可跑去和她結婚,就算他今天真的跟她結婚,又怎么會在醫院里?

  白芙的心一沉。永說他不可能跟她結婚,難道真如黑券言,他愛的人是奏兒?她不過是他掩蓋真心的煙幕彈而已?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