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23頁     簡瓔
  褚全真被他看得心煩不已,悶聲:“你不必一直看我,我知道該怎么做。”

  丁維巖沉穩的道:“別這樣,給全真一點時間。”

  方雅浦笑了笑,“我沒有道他的意思,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

  “隨口說說?”褚全真不以為然的挑起眉,“那么,你為什么每天早上準時打一通電話來茉優島問我的進展?”

  方雅浦摸摸自己臉頰,似笑非笑的問:“我有嗎?”

  “你有!”褚全真與袁熙上異口同聲的回答。

  褚全真咬牙道:“證據確鑿,茉優可以作證,每天六點,我跟茉代都是被你吵醒的!”

  “沒錯!”袁熙上接口,“每天六點鬧鐘都會擾我清夢,方雅浦,我覺得你這個人很缺德耶,自己轉了鬧鐘又不起來,還要我起來將鬧鐘按掉再叫你,莫名其妙嘛!”

  “哎呀,全真,我只是怕你會忘了這件事,提醒提醒你而已。”方雅浦笑著打哈哈。

  “我會忘?”褚全真陡然提高了聲音,對方雅浦的說詞很不滿,他無時無刻不將奏兒的事記掛于心,怎么可能會忘?

  好!他發誓一定會將自己的恩師找到,沒找到恩師之前,他將暫停一切醫療行為專心找人,如果這樣還找不到人,他就從此退出醫界,永不再行醫!

  兩年后

  輕快的叩門聲在辜水奇研究所的專屬辦公室響起,他的助理唐蕾翩然的走進來。她纖細秀麗,婉約大方,穿著一襲淡米色及膝洋裝,模樣十分吸人,笑盈盈的將一杯熱咖啡放在辜永奇的辦公桌上。

  “教授,你忙了一上午了,喝杯咖啡提神吧!”唐蕾體貼的說,接著動手俐落的將他看過的檔案歸檔收好。

  “謝謝。”辜水奇擱下筆,喝了一口她煮的咖啡,和每一天一樣,她煮咖啡的技巧有職業的味道。

  收完當案,唐蕾沒有馬上離去,她以極為欣賞的眼光看著辜永奇,毫不掩飾她對他的迷戀。

  滿臉落腮胡的他,習慣穿著白襯衫和牛仔褲,言談舉止間盡是成熟男人的穩重魅力,他的性格,讓所有的埃及女子拜倒,當然她也不例外。

  唐蕾從中國大陸來到辜永奇研究院當研究助理已經三年了,可是除了公事之外,率水奇的眼中本沒有她,或者可以說,他眼中沒有任何女人的存在,除了奏兒。

  大家都知道他最愛的女人是奏兒,然而她已經昏迷了三年,沒有人知道她何時會醒過來,甚或,她根本不會醒。

  盡管如此,辜水奇還是堅持守著他的信念,他在等奏兒奇跡似的清醒,等她與他攜手共創未來。

  可是,唐蕾卻認為奏兒根本永遠不會醒過來,所以她刻意留了一頭披泄長發,刻意模仿奏兒的穿著,也刻意隱蔽自己的性格,變得與奏兒一樣溫柔解人,她這么辛苦是想獲得辜水奇的注意,希望取奏兒的地位而代之。

  雖然三年來辜永奇對她的刻意討好視而不見,但她不會灰心也不會放棄,認為只要奏兒一天不醒來,她就有一天的希望,他總不會永遠孤身一個人等著奏兒的,男人總是需要女人的,她相信自己可以做的到。

  “還有事嗎?”見唐蕾收拾完東西還不出去,辜永奇笑了笑問。

  “沒事。”唐蕾壓抑住自己內心澎湃的情潮,溫柔的微微一笑,“那我先出去了,有事再叫我。”

  見她輕輕帶上門出去了,辜水奇很快的將咖啡喝完,重新回到研究報告書中。

  自從奏兒昏迷之后,他已經很少到公司,幾乎每天都待在研究所中,將多半的時間致力于埃及的土壤,水質的研究,奏兒喜歡這片土地,他要讓它變得更好,如果有一天她醒來看到他的成果。一定會很開心。

  雖然奏兒一直沒有醒來,但他的日子并不會因此而停擺,他不希望有一天奏兒醒來看見的是頹廢不振的他,于是他把所有的精神放在研究上,他要醒來的奏兒以他為榮。

  而他唯一小小的改變是留了落腮胡,除非奏兒醒來,否則他不會刮掉這些胡子,等她醒來之后,他才要以原來面目示人。輕緩的叩門聲在辜水奇看完三頁報告書之后再度響起,他早已習慣唐蕾一天至少會借故進來十次以上,他不介意她這么做,但他也不會對她有所回應,他的心里只有奏兒,再也容不下別人。

  “進來。”他沉穩的揚聲。

  門扉輕輕的被打開了,一名可愛無比的小女孩走了進來,她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打量著陌生的環境和他。

  這令辜永奇眼睛一亮,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你是誰?叫什么名字?”他和善的走到小女孩面前蹲下身子,看著她眉清目秀的逗趣臉龐,頓覺十分喜愛。

  “我叫萬康兒。”小女孩用軟軟甜甜的童音說。

  “康兒嗎?”他點點頭,微笑問:“你怎么會到這里來,誰帶你來的?”

  “媽咪帶我來的。”康兒有問有答,十分乖巧。

  他好奇了,“誰是你的媽咪?”

  “我。”伴隨著清脆悅耳的聲音,一名衣著考究的少婦走了進來,她神采奕奕,眼珠烏亮,臉上則帶著溫暖的親切笑容。

  “小芙?!”辜永奇驚喜的看著走進來的白芙。

  “歡不歡迎我們這兩個不速之客呢?”白芙笑問,手上還提了個皮箱,她們才剛下飛機。

  “當然歡迎!”他用手臂圈住她的肩膀,緊緊的擁抱了她一下,“別來無恙?小芙,我很掛念你!”

  “我也是!”白芙眼眶上熱,緊緊的與他擁抱了下,一切盡在不言中。

  坐在研究所的餐廳里,辜永奇為康兒叫了客冰淇淋水果餐。

  開羅熱,康兒初從北京回來相當不習慣,才兩歲的她對于炎熱的氣候倒是挺“逆來順受”的,不吵也不鬧,安安靜靜的吃她的冰淇淋,偶爾才抬頭看一眼她母親和那位新認識的大胡子叔叔。

  “小芙,怎么沒不告訴我,你生了個女兒?”他看著對面的白芙,她變了許多,成熟了,也嫻雅多了,蓄了長發,對康兒親呢關愛,媽媽的味道流露無遺,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給你個驚喜嘛!”白芙啜了口果汁,唇邊釀起微笑,“是不是覺得我女兒很可愛呢?她可是完全遺傳了我的美貌喲!”

  “康兒確實有你萬人迷的架式。”他笑著同意她的說法,覺得康兒真的十足像是白芙的翻版,嬌俏可人。

  “所以這次我們母女倆要回來,我老公說什么也不放心。”白芙得意的道,“下禮拜等他安排好醫學院所有的事情,他也會來,以防我們這對漂亮的母女檔被人拐走。”

  “小芙,看來你過的很幸福。”辜水奇微笑的注視著白芙,看她喜悅明朗的雙眼洋溢著滿足,他由衷的替她感到高興。

  白芙笑得更深,眼珠也更亮了,她認真的說:“我真的很幸福,自從與萬醫生在一起之后,我才知道什么是感情,我們之間沒有濃烈火花,但細水流長,互相信任,互相扶持,他給我很大的安全感,我呢,據他所說,則是令他愿意甘心安定下來的靈藥,沒有我,他不知道現在還飄流在哪個野花鄉里墮落呢!”

  他不自禁的微笑了下,“恭喜你,看到你這樣,我就放心了。”

  盯著他,她半真半假的問:“難不成你還在為三年前的事內疚?”

  “小芙,我一直對你很抱歉。”辜水奇坦誠的說。

  雖小芙沒有怪過他,但他不能原諒自己,他今小芙傷心的遠走他鄉,又間接使奏兒到如今還昏迷不醒,他不能停止責怪自己。

  “那么現在你可以收起你的歉疚了。”白芙凝視著他,低柔而清晰的說:“永,你也看到了,我很幸福,你的內疚全是不必要的垃圾,麻煩你把它們全丟了吧!”

  他一瞬也不瞬的看著她,“謝謝你,小芙。”

  “謝什么謝?其實,若要追根究抵,我才是大罪人。”她心中一緊,張然的垂下眼睫,“奏兒為了保護我,直到現在都還沒醒,是我害你失去了奏兒。當年,我就是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你才離開這里的,現在奏兒一點醒過來的跡象都沒有,我更加愧對你。”

  想到奏危至今未醒,水還在苦苦等候,她就怨上天為何要這樣捉弄這對有情人,更怨自己當年的無心之過。

  “嘿,我們兩個怎么這么婆婆媽媽?”辜水奇笑了,“從此之后,我們誰也不要再提‘抱歉’這兩個字,誰說了,就表示誰不想要這段友誼。”

  白美感動的看了他一眼,用力的點了下頭,并暗暗祈禱奏兒能夠快醒過來,別再讓他孤孤單單的了。

  白芙決定在開羅住下來,她的另一半萬醫生來到開蘿后也喜歡上了這里的風土人情,他接受白芙的建議,進駐當地的醫院看診,享受與北京截然不同的新生活。

  當他們一家三口定居下來之后,受益最大的就是辜永奇了,他與康兒成了最好的朋友,他們兩個不知道怎么搞的竟很投緣,他一天沒看到康兒就會掛念她,而康兒也最喜歡跟著他轉,小小的人影經常出現在他辦公室里,她呢稱他是“大胡子叔叔”。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