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24頁     簡瓔
  自從奏兒昏迷之后,他已經許久不曾真正的開心過了,康兒的出現帶給他許多歡笑,他經常帶著她去看奏兒,兩個人一起誠心誠意的在病床邊為奏兒向上帝禱告,也一起將日常發生的點點滴滴給沒有知覺的奏兒聽。

  一轉眼,秋去春來,半年的時間過去了,奏兒依然毫無起色的沉睡著,這期間,十方烈焰仍時常齊于開羅探望奏兒,可惜她從未有知覺。

  這天,辜水奇又和康兒一起到醫院去看奏兒。

  康兒一進到病房就忙不迭的奔到奏兒身邊,她短短的腿順利的爬上病床,立即撒嬌,親昵的拉住奏兒的手,童稚可愛的臉龐像一朵小花。

  “奏兒媽咪,你好嗎?康兒今天好開心喲!”康兒柔聲說著,聲音清麗悅耳,“學校的同學都對康兒很好,今天麥德還送我一顆粉紅色的糖果哦,因為他說他好喜歡康兒,他希望康兒永遠留在這里不要回去呢!”

  看著這一幕,辜水奇緩緩泛起一抹微笑,這溫馨的情景讓他想起白芙對他說過的話——

  “永,你知道她為什么叫康兒嗎?”白芙虔誠的說:“因為她延續著奏兒的生命,奏兒的生命沒有斷,她只是暫時睡著了而已,她會醒過來的!”

  這些日子以來,他完全相信了小芙的說法,因為康兒和奏兒是那么有緣,許多康兒不敢告訴小芙的小人兒煩惱跟小人兒心事,她全一古腦兒的說給奏兒聽,連小芙也驚訝康兒居然一點也不怕這個老是躺在床上動也不動的美麗阿姨。

  “奏兒媽咪呀,你從來沒有跟康兒說過話,也從來沒有見過康兒,你快點醒過來好嗎?康兒真的好想,好想,好想聽聽你的聲音喲!”

  隨著康兒的童音稚語,辜永奇的心緒也跟著又澎湃了起來。

  不只康兒,他也好想,好想,好想再聽聽奏兒的聲音,他多想念過去她在他身邊叮嚀著他日常生活的日子,多想再看見她清麗的笑靨,多想她醒過來再愛他一次。

  為什么她就是沒有聽見他的呼喚,為什么她就那么狠心不愿醒過來?難道她真的要永遠遺棄他和這個世界嗎?

  見康兒還在用軟軟的童音,不厭其煩的跟奏兒說話,辜永奇深吸了一口氣平隱激動的情緒,這才朝她們兩人走近。

  他走近病床,大手復在康兒的小手上,將她的手包在中間,重疊的握住奏兒的手。。

  “奏兒,你聽到了嗎?康兒很想你見見她。”他凝視著奏兒,眼珠黝黑得像兩泓不見底的深潭,“你知道你已經錯過了我們多少好時光了嗎?你可知道沒有你的這幾年,我有多寂寞?午夜夢迥,我幾乎可以聽見你在我耳旁說話,可是你卻不回來,別太過分呵!奏兒,究竟你還想懲罰我多少年?夠了吧,我真的不能沒有你…”

  說到痛處,他深深的埋首,痛楚,孤寂,寥落的情緒一瞬在他體內發酵,這漫長難熬的等待已將他一顆心磨得蒼老。

  然后,奇跡似的,一顆晶瑩無比的淚珠無聲無息的從奏兒的眼角滾落,而她的眼皮則輕微的顫動了一下。

  首先發現這景況的是康兒,從沒見過奏兒有任何反應的她,此刻好奇無比的睜大眼睛看著奏兒,她疑惑的看了悲傷中的辜水奇一眼,“大胡子叔叔,奏兒媽咪哭了耶,她為什么要哭?她好難過嗎?”

  辜永奇霍的抬起頭來,他不相信的瞪視著奏兒,她眼角的淚珠讓他屏住了呼吸,他疑幻似夢,近情情怯,不敢伸手觸碰,就怕幻夢破碎。

  然后,見奏兒的淚水滾落得更急了,他才終于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她的淚水是那么美。他神容憔淬,但他的眼眶卻發熱,眼中興奮的閃爍著火炬。

  康兒揚揚眉梢叫道:“大胡子叔叔,要叫全真叔叔來嗎?奏兒媽咪還在哭耶!”

  這半年來,她認識了十方烈焰的眾多叔叔,也知道褚全真是世界首屈一指的神醫。

  康兒話提醒了他,辜水奇如大夢初醒般,緊緊抱了她一下,沙啞,激動的低喊,“對!叫全真叔叔來!叫全真叔叔來!”

  “哇!全真叔叔!”康興奮的跳下床往外沖。

  病房,獨留他與奏兒。

  凝視了妻兒良久,終于,他再也忍不住的將唇復蓋在她唇上,親吻這睽違,思念的甜蜜。

  門內,喜極而泣,門外,一堆黑壓壓的人頭,爭先恐后的想從小小的門縫里探個究竟,這回非但十方烈焰全部到齊,他們的另一半也都來了。

  小小的康兒奔出病房之后,直接被白芙接抱了起來,白芙雙眼也盈滿了淚水,她太開心了,覺得皇天不負苦心人,奏兒終于有反應了。

  “噓!”白芙對康兒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康兒便懂事的乖乖伏在她懷中傾聽大人們說話。

  “這家伙,還真以為他的真情感動了奏兒了哩!”鐘潛笑得合不攏嘴,連他當新郎那天也沒這么高興。

  方雅浦也微微一笑,“誰讓奏兒那么剛好,全真給她注射丁針劑之后,她早沒反應晚沒反應,就在永來傾訴的時候掉眼淚,永當然會以為是他的真情感動了天。”

  “我好感動!”看著房里的情景,熱情善感的向雅也哭了。

  楚克攏住她的肩,他可愛妻子的反應早在他預料之內。

  “哈哈哈!全真,永還不知道你為了他勞命奔波了三年!”方雅浦幸災樂禍的說。

  “這有什么好說的?”褚全真傲然的回答。

  這三年來,為了奏兒,他將醫務工作完全停擺,四處尋訪他的恩師,終于在馬來西亞的馬六甲讓他尋到退隱多時的恩師,這才獲得良方一帖,喚回沉睡不醒的奏兒。

  茉優望著褚全真嫣然一笑,“是啊,沒有必要對永提起,因為我們也得到了最好的禮物。”

  “什么禮物?”“殿下”馮雅倪立即好奇的問,她對任何禮物都有興趣。

  褚全真突然臉一紅,不自在了起來。

  “大醫生,你干么臉紅?”闕墨穹也跟著把焦點放到褚全真身上,她本來不好奇的,是他的反應才讓她好奇。

  “對呀,干么臉紅?”接近二十張嘴巴異口同聲的問。

  茉代笑意盈盈的看著丈夫,很明顯的把發言權留給了他。

  撇撇唇,請全真扭捏的道:“茉優她……懷孕了。”

  “茉優懷孕了?”大家全不可思議起來。榮優的身體狀況根本不能受孕,連她自己都一度以為這注定是她一輩子的缺憾了,沒想到她居然也可以懷孕!

  “恭喜!”方雅浦這回的聲音沒有調侃,反而真誠無比。

  “謝謝。”不擅表達感情的褚全真僵硬的回答。

  尋訪恩師原是為了奏兒,他的恩師卻連茉優無法承受孕育生命的柔弱體質也給治好了,這也是他始料未及的收獲。

  “太好了,皆大歡喜……咦?永在吻奏兒耶,他們好饑渴哦!”羅霄甯目不轉睛的奮力窺看,欽佩毫不保留的寫在她臉上。

  “甯甯!”馮雅倪深深的為甯甯那粗俗的形容慚愧了起來。

  衛天頤也提起了嬌妻的后衣領,嘴角微扯,不痛不癢的說:“跟我出去。”

  再把甯甯留在這里,不知道她還會冒出什么語不驚人死不體的話來!當了兩個孩子母親的她,非但沒有成熟,反而因為整天跟兩個調皮得要命的小搗蛋像連體嬰似的連在一起,而變得愈來愈童心未泯。

  甯甯拉住門板不放,皺皺鼻子,“不要嘛!。我們不是早上才那個的嗎?怎么現在又要了?”

  “甯甯!”這回的狂吼出自衛天頤口中。該死的!她在說什么啊!

  大伙全笑成一團。

  甯甯則莫名其妙的看著大家,不知道他們干么那么開心,但是她也跟著笑了起來。

  “出去吧!把空間留給里頭那對有情人。”十方烈焰的龍頭老大莫東署笑著開口了。

  “大伙去喝一杯!”鐘潛提議。

  “這個提議太好了!”方雅浦立即附議。

  人生在世須盡歡,把酒當歌莫遲疑,尤其是離開他們許久的奏兒終于回來了,失而復得,還有什么比這個更值得慶祝的呢?當然要好好的喝一杯嘍!

  尾聲

  熱鬧喧騰的尼羅河畔,夜影輝耀,燈光與月色像流動的光帶,帶著迷人的韻味和氣氛,游艇舞臺上的那名勁舞女郎奪走了每個人的目光,她香汗淋漓,舞得教人目不轉睛。

  “哇!螞咪好漂亮!”康兒興奮的滿游艇跑,在她面前,白芙一直是端莊優美,酷愛藝術,只會作畫書法,她從來沒見過白芙如此這般狂野解放過。

  這陣子康兒有三個驚喜,一個是刮掉胡子后的辜水奇英挺迷人,她完全不認得他,現在她堅持叫他永叔叔,大胡子叔叔這個人,也從此在她的世界絕跡。

  第二個驚喜則是她那蘇醒過來的奏兒媽咪居然那么美麗,那么溫柔又那么有耐心的跟她講故事聽,她真是太喜歡她的奏兒媽咪了。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