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3頁     簡瓔
  “永,你說明天的月色會不會和今晚一樣美?”白芙緊緊依偎著他,他們十指攏握,她喜歡這樣的握手方式,那讓她感覺到他們之間是親密的。

  “當然會。”他調侃的笑道,“你怎么每天都問我同樣的問題,想改行當氣象觀測員嗎?”

  白芙深刻的盯著他。

  又來了!每當她沉醉在自己編織的浪漫氣氛之中時,永都會毫不配合的拖她回到現實。唉!有時候她真懷疑他是故意的。會不會是不想與她一起掉進太浪漫的情境中呢?

  三年來,她不得不承認自己并不了解他,而他也沒有給她機會了解,他對她,幾乎是若即若離的。

  或許旁人會誤以為他們根本就像對連體嬰似的形影不離,他走到哪里都有她跟隨,可是自己并不傻,真的,絕大部分的時候,她都可以感覺到他的心并不在她身上,事實不像外界所看到的那般美好。

  偶爾她也會問自己,是她太敏感了嗎?也許永真的喜歡她,只是她的得失心太重、太在意他,所以才這么患得患失、神經兮兮的。

  再說,如果他不喜歡她,沒打算與她廝守終身,那他何必自找麻煩向她求婚?過去是她主動暗戀他沒錯,但她也是被動的接受他的求愛呀!

  一千多個日子以來,她已經習慣了有他在身旁、有他對她的照顧、有他在背后分享及支持她的一切,如果……如果沒有了他,那她……

  不!不能有這個“如果”,她不要失去水,不要他離開她的生命!

  想著想著,白芙難過的蹙起眉心久久不松,就好像那個“如果”真的已經惡夢成真似的。

  “怎么了,不高興?”辜永奇笑著攏攏她肩膀。“我開玩笑的,你不會那么小氣吧?”

  她很快的松開了緊蹙的眉宇,為了掩飾那個“如果”帶給她的心慌,她夸張的揚起眉梢,以一副篤定的口吻看著他,“我當然知道你是在開玩笑,如果我都不知道你,還有誰知道你呢?”

  說著,她定定的盯著他看,想從他臉上看出什么旁枝末節的心思,可是她什么都沒看出來,聽了她話中有話的話,他泰然自若,一點波紋都沒有。

  看他的樣子一點都不心虛,她吁了口氣。還好,她可以放心了,看來是自己想太多了,沒辦法,不能怪她,她真的太在乎他了,女人是最忠情的動物,一旦愛上就認定了,情愿粉身碎骨也要一頭栽下去。

  “到家了,你今天也累了,早點睡吧!”

  車身停在白宅前,白芙把臉頰朝辜永奇湊過去。他也習慣性的在她頰上輕輕一吻當吻別。

  “永,其實我不介意你吻我。”她大著膽子說。

  三年來他們發乎情、止乎禮,永連她的唇都沒有碰過,除了牽手、摟腰,他對她最親密的動作大概就是這食之無味的道別淡吻了。

  他若無其事的橫過身去替她推開車門。“進去吧,白教授在等你。”

  白芙無可奈何的下了車。他要這樣,她也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總不能要她抓著他“狼吻”吧!

  “小芙,代我向白教授問好。”他對她揮揮手,很快的倒車掉頭。

  車身絕塵在白芙視線之中。他在中途又轉了方向,他并沒有朝回家的路走,反而朝他義父的實驗室而去。

  第二章

  “日珥”是比光球還要冷的氣體.當它出現在光球面時,在明亮的光球背景上.它們看起來像是黑暗的氣條。

  “日珥”是辜永奇,他的名字在埃及幾乎就是張通行證,不只因為十方烈焰的名氣響亮,更因為辜永奇入主埃及后,不斷致力找尋對埃及人民最好的生活方式。他的研究所培育了無數有志的埃及青年晉身國際舞臺,從“辜永奇研究所”出來的精英更是埃及政府爭相邀聘的對象,換言之,其地位已經遠遠的凌駕于開羅大學之上。

  近年來,西西里的黑手黨莫名與當地的科普特人勾結,擾民的事件不斷的上演,受到迫害的埃及人缺乏反擊的軍火,怕事的政府置之不理,求援的聲音像浪潮一般的涌到辜永奇耳中。這種感受他非常清楚,當年在臺灣中部山林發生大火時,那些袖手旁觀的人們就跟現在的埃及政府一樣可惡。

  于是,辜永奇挑明和西西里黑手黨作對,他從“楚克的軍火彈藥聯盟”運來龐大軍火,更在幾次與黑手黨的對決中將對方打得落花流水。自此,他的名字在西西里島就成了黑名單,全球網路上更有人示警放話說西西里的龍頭老大納西,準備用天價征聘高手將辜永奇的項上人頭帶到西西里島上示眾。

  這無疑是令葛羅素博士及其余十萬烈焰的成員最擔心的,但辜永奇還是不理他們的勸阻,一意孤行。

  他就像日珥,是絕冷的氣體,他想做的事,沒有人可以阻止。外表帥氣挺拔、陽剛味極重的他,實則掩藏了一顆晦澀的心。

  辜永奇的弱點,便是他那童年時被父親背叛的痛楚,歪今仍令他無法釋懷。

  他大踏步走進客廳,外頭陽光熾烈,在他義父的實驗室待了一夜的他,現在只想沖個冷水澡,隨后要到開羅大學去演講。

  以白色為基調,寬敞簡單的客廳布置得優美柔和,從客廳望去,以白色大理石鋪陳的餐廳里,奏兒王安安靜靜的在用早餐。

  奏兒是個很東方的東方女孩,她的婉約就是她本身的氣質。

  但她絕不是一般柔弱無主的女孩,她的行動力強、思路條理清晰,常常為了病患獨自一個人翻山越嶺到偏遠地帶去的精神,連辜永奇都不由得不佩服她。

  此刻,她烏黑的長發半掩著白皙細致的面龐,尖尖的下巴非常動人,密密長長的睫毛半蓋著有絲惆悵的眼眸,深遂的眼眸若有所思,像是落寞、像是無可奈何,更像是種無聲的抗議。

  摹然的,辜永奇有陣揪心之痛。

  為什么奏兒會給他一種孤獨寂寞的感覺?像是在這個世界上,她只有她自己一個人,她的心事沒有人可以訴說、她的喜怒沒有人可以分享,她的一切與一切,都只有她自己。

  到底,她的心里有多少話想要對他說,而他不愿聽?到底,她對他與小芙在一起是什么感覺,他不要去想?

  他沒有對她解釋過他與小芙訂婚的原由,她也沒有追問,而勇敢的承受了這個結果。她總是給他真誠的笑容,她沒有怪他,支持也尊重他的決定。

  他對奏兒是不是太苛求了?他對她是不是太自私了?他渴望她愛著他,而自己又不去愛她。他渴望她能永遠留在他身邊,而自己的選擇又不是她,她是他心中的愛侶、是最懂他的女人,自己卻對她最殘酷。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要失去她,他的身邊再也沒有康奏兒這個人,他會不會后悔自己的執拗與放不開?

  他厭惡自己、看不起他自己,為什么能冷血與敵人對決的他,卻沒有勇氣面對奏兒的一片摯情?

  她總是會讓他想起她母親,他永遠無法忘懷他母親死前悲傷的神情,那雙大眼睛里流露的無奈似乎在提醒著他,他不能愛上奏兒,令他對她實在是又愛又恨的。

  多少年來,他們一起成長,他看著奏兒由小女孩變成動人心弦的成熟女孩,感情上,他欣賞她、依賴她,更極度喜歡她,然而在理性上,他卻必須對她放手,因為他根本無法真正釋懷去愛她。

  修然間辜永奇咬咬嘴唇,自嘲的聲音在心中同時響起。別太看起自己,辜永奇,或許自己在她的心目中根本沒有分量,知道她愛他,那也是三年前的事,時移事轉,他怎么判斷奏兒現在心中還有他呢?

  自從他有了小芙之后,奏兒對他就愈發尊重。從前,她明顯的膩著他,將他當成最親密的人,現在她則對他有商有量,當成兄

  這不正是他所希望的結果嗎?他不去愛她,她便不讓他為難,沉默的退出他的生活,僅僅扮演他義妹的角色,讓兩個人都不再困擾。

  他不知道為什么奏兒的配合會讓他積悶益深,對她莫名的占有欲也是他描述不出來的情緒。

  “奏兒。”

  辜永奇清了清喉嚨往餐廳走去。

  聽到腳步聲響的奏兒很快的抬起頭來,他打破了餐廳的氣靜,也打破了她心里的寧靜。

  奏兒看著他,唇邊漾開一個恬靜的笑容。

  昨天他又在小芙家里過夜了,她永遠不會忘記當第一次他留在小芙家里沒回來時,她心中的痛苦有多深。

  那是他與小芙訂婚的第一夜,他徹夜未歸,她整晚不睡等在門口,就期盼能看到他回來的身影。

  很快的,他與小芙開始出雙入對,她也由難以承受的深沉痛苦轉為內斂坦然,他的名字從她心上劃了過去,留下多深的傷痕只有她自己知道。

  過去他永遠忙著事業與研究,更多的時候是忙著回避她深情熱戀的眼光,自從有了小芙,他的笑容多了,眉間也不再那么沉郁。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