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5頁     簡瓔
  “永少爺受了槍傷,我接你到醫院去。”黑券簡潔明了的說。

  “五哥受傷了?!”她驚跳起來,一下子臉色變得蒼白無比,迅速動手收抬起背囊。“我們快走!”

  坐上黑券的車,奏兒心亂如麻的問:“知不知道什么人做的?”

  辜永奇的風頭之健,嫉妒他的人很多,近日黑手黨對他的介入很不滿,更何況還有美國聯邦調查局和俄羅斯政府蠢蠢欲動,他的安全本來就令她掛心,沒想到惡夢成真,他真的受傷。

  “開槍的人已經舉槍自盡,警方正在追查線索。”黑券知道她焦急,一路上他飛車狂飄,恍若飛車黨龍頭。

  “謝謝你,黑券。”她感激的說。

  黑券在辜永奇身邊已經待了五年,雖然他平時很沉默,但年過三十,人生閱歷豐富的他,大概早已看出奏兒對辜永奇的深情,否則他不會在第一時間趕來通知她。

  在奏兒望眼欲穿之下,醫院終于到了。

  不等黑券停好車,她就急急忙忙奔下車。一路上她的心不斷的往下沉,她怕他傷勢嚴重,而她見不到他的最后一面。

  他傷得怎么樣?他還好嗎?

  奏兒慌亂的問到手術室的地點,還沒奔到手術室,就傳來一陣難掩的凝泣聲。是小芙的聲音,是她在哭!

  她心驚膽戰的朝長廊走去,發現白朔棟、白芙、驍俊、海達,幾名校方人員,還有一大群男女學生都守在手術室門口。

  “白教授……”奏兒不安的迎向白朔棟,企望能從他那里聽到一點好消息,即使只有一點點也好。

  “你來了,奏兒。”白朝棟拍拍她肩膀,安慰道:“別擔心,只是傷到肩胛骨,應該沒有大礙,醫生說這種手術沒什么危險性。”

  “奏兒!”白芙傷心的撲到她懷里,淚眼漣漣,“永受傷了,他受傷了!都是我害的,要不是我叫他去演講,他就不會受傷,都是我害的,我好該死、好可惡!”

  “別這樣,不關你的事,五哥會沒事的,他一定會平安無事的。”她安慰著白芙,可是天知道,她也渴望有人來給她信心,告訴他辜永奇不會有事。

  白芙揚起睫毛,哀愁的看著她,“真的嗎?永不會有事?奏兒,你沒有騙我?”

  “白小姐,你放心好了,永哥福大命大,那么多困難都走過了,他不會有事啦!”驍俊插嘴道。

  “謝謝你,驍俊。”白芙總算稍稍停止哭泣了,她緊緊握作奏兒的手,她的手冰得可以,奏兒的手也同樣冰冷。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于.手術宗的門開了,身著無菌白袍的醫生率先走了出來,接著辜永奇也被推出來。

  “醫生,他怎么樣?”幾乎所有人都在同一時間一起奔向醫生。

  “手術很成功,子彈取出來了。”醫生笑了笑道,“讓病人好好休息,你們先回去吧。”

  “哦!謝謝菩薩、謝謝阿拉!”白芙松開奏兒的手奔向病床,她  看著永欺,高興得又笑又掉淚。既心疼又深情的看著閉著眼睛的累永奇.高興得又竿7植淚_

  白芙跟著他進病房去了,奏兒也想跟進去,但卻被護士給擋下來。

  “病人需要休息,最好留一個家屬陪他就好.否則會干擾他的休養。”護士嚴肅的交代。

  白朔棟點點頭,“護士小姐說得對,大家都先回去,讓水好好休息,明天再來吧。”

  在白朔棟的安排下,大家都暫時光離開了,長廊里就只剩奏兒等在那里。她不想走,她想看辜永壽一眼,想確定他真的沒事。

  靠在椅背上,奏地口干舌燥,一顆心煎熬無比!

  她是他的義妹,所以她沒有資格當第一個講人病患的人_g有小芙才有資格,小芙才是他最辛密的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芙走了出來,看見奏兒還在,她有點意外。

  “奏兒,你怎么還沒走?我以為大家都回去了。”白芙神情有點疲倦,但卻帶著寬心的笑容。

  奏兒立即站了起來,渴盼的問:“五哥,他怎么樣?我想見見他!”

  “他已經醒了。”白芙嫣然一笑,“正好,我去打個電話告訴爸爸說永醒了,你過去吧,他會很高興看到你的。”

  “嗯!”奏兒這才露出笑容,很快的推門而入。

  病床上,辜水奇吊著點滴,但精神顯得不錯,他赤裸的上身包扎著紗布,看到奏兒,他挑挑眉毛。

  “我打錯,一定是黑券告訴你的對不對?”他笑問。黑券很愛護奏兒,這點他早就察覺到了。

  “傷口疼不疼?”她關切的瞅著他。早上出門時還好好的,沒想到現在卻弄得要進醫院。

  他笑道:“其實沒什么大礙,只是中了一槍罷了,這點小傷也要勞動大家,我會被天頤他們恥笑的。”

  “不管怎么樣,你都要好好休息。”她真不放心他,從小到大他對傷口都不怎么在意,如果沒有人好好盯著,他很可能明天就把紗布給拆了,或者,他根本就不吃那些藥。

  “我知道。”辜永奇微笑道,“你先回去吧,幫我叫小芙進來,我想擦擦身體。”

  奏兒的心一緊。他手臂不方便,當然有許多需要人幫忙的地方,但他需要的人是小芙,畢竟小芙與他才是最親密的。

  “好。”她寥落的站起來,黯然的走出病房。

  奏兒一走,他的眉心也跟著攏聚起來。

  他知道奏兒有多擔心他,也知道自己剛剛又刺傷了她。

  其實他多渴望夜晚留在這里陪他的是溫柔的奏兒,但如果仍那樣做,只是徒增兩人的困擾罷了,他情愿就讓一切過去。

  奏兒走出病房,一時間覺得頭昏眼花,扶著梁柱休息了一會才繼續走。

  走著,她的思緒也飛快的轉著,想著第一次見到辜永奇的情景,他對她滿是敵意,想到他們共同走過的那些刻骨心的歲月。

  為什么人不能永遠像小孩子一樣純真?為什么他們的感情會變質,如果她不對他產生愛念,那么她一定會快樂許多。

  或許就是如此吧,她與辜永奇有緣,但緣淺,他們因上一代的孽戀而相遇,所以他們的緣分也得不到善終。

  如果她能用因果循環的理論來說服自己一輩子把他當成兄長,她愿意相信這個理論。

  然而她不敢想的是,如果一切都跟上一代的恩怨沒有關系;他選擇小芙是因為他真心喜歡小芙,那么她有何余地?

  天氣熾熱,她卻硬生生的打了個冷顫。

  “怎么了,無精打彩的?”一個成熟的男聲在她耳畔響起,高大身身影隨即擋住她的去路。

  .“二哥!”奏兒驚喜的看著丁維巖。

  “永怎么樣?”丁維嚴從容的問,“我才剛到,本想去看義父,卻聽到永被槍擊的消息。”

  “他沒事,已經醒了。”

  丁維巖看著她,“你呢,怎么不留下來?”

  奏兒笑了笑,明眸澄亮的落在遠方,淡然的道:“有小芙在顧他。”

  “你們還是老樣子嗎?沒有進展?”了維巖沉吟。

  “二哥,我知道我們不可能。”她苦笑。

  “奏兒,相信你也知道,你們最大的問題是永的放不開。”他深感惋惜,“其實事情都已經過去那么久了,永實在沒有必要為了上一代的事而影響了你們的幸福。”

  她輕聲的說:“事實就是事實,他恨我母親搶走了他父親,我不能否認,也不能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

  “或許你再給他一次機會,他會明白他真正所愛的人是誰。”

  奏兒搖搖頭,仍舊苦笑。

  辜永奇何嘗不明白他自己心底真正愛的人是誰?三年前的那個夜晚,他們難忍對彼此日漸竄升的情意,他主動吻了她,她也喜悅的接受了他的吻。

  然而在狂烈的吻之后,他卻痛苦的推開了她,奪門而出,整整七天七夜沒有回家。

  后來他隨即宣布和小芙訂婚,她當然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他無法接受她,即使他對她愛得濃烈、愛得深摯,他還是永遠無法接受她,所以他寧可去選擇一個陌生女孩廝守終身也不會選她。

  而當初的那個陌生女孩——小芙,現在對于他來說,已經不陌生了,經過時間的催化,他們感情彌堅,分享著彼此的一切,小芙的地位早就超越她了。

  “算了,二哥。”奏兒柔聲說,“如果現在的生活能讓五哥得到心靈的平靜,我們為什么要去破壞他呢?”

  丁維巖若有所思的看著她,心疼的說:“奏兒,你真的愛慘了永,是嗎?”

  她拂拂發,灑脫的說:“每個人都會堅持自己的所愛,也許很傻氣,卻也是最真摯的,我不以這個為苦。”

  丁維巖欣賞的看著她,微微一笑,對她紳士的伸出了手,“那么,晚上我有沒有這個榮幸,邀請你這位果敢堅忍的淑女共進晚餐呢?”

  奏兒嫣然一笑,將手放進他的手中,“當然有。”

  第三章

  今天的開羅市立醫院很熱鬧,從五接頭等病房里傳來的熱鬧聊天聲,真會讓人以為里頭在開派對。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