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7頁     簡瓔
  其實他當然記得,他們共同經歷的每一件事,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小時候奏兒曾被一個男同學誣賴偷東西,害她被老師打了好幾大板,他知道之后,找到那名誣告她的男同學,把人家揍得半死。

  還有一次,有個情竇初開的別校男學生寫信給她,他在她書桌發現那封信,看了之后怒不可遏,循著回信地址找到對方,轟轟烈烈的與對方打了一架。

  原本在他父親教導下,自己是很斯文很有禮的,別說打架,他連臟話都不會半句,他會打架多半是為了她。

  奏兒一怔,隨即淡淡的道:“都那么久的事了,當然會忘。”

  她也該忘了才是,追憶是無用的東西,她要學他那么灑脫,忘掉記憶里不好的部分,重新開始。

  “黑券告訴我,你最近觸怒不少回教人。”辜永奇換了個話題,同時也是他關心的話題。

  “觸怒?”她坦然一笑,“我認為沒有那么嚴重。”

  回教人可以一夫多妻,她只是告訴那些婦女一夫一妻制的可貴罷了,唯有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才有其圣潔之處。

  “別這么不在乎,小心自己的安全。”他續道,“以后最好不要一個人單獨出門。”

  “我知道。”奏兒點頭應承。

  她留戀這樣與他單獨相處的時光,她多希望時間可以在這里停駐不走。

  夕陽西下,辜永奇一行人相偕回到宅邸,一進門窩在沙發里看雜志的白芙立即跳起來愉快的迎向他們。

  “你們去哪里了?”她拉住辜永奇的雙臂,大眼睛直盯著他看。

  驍俊笑道:“我們去騎駱駝了,白小姐,可惜你太晚來了,否則就可以跟我們一道去玩。”

  “騎駱駝?”她挑眉毛,“難怪你流那么多汗,衣服都濕了啦!”

  說著,白芙跑上二樓拿了條毛巾下來,又把他往沙發里拉,“來,坐下,我幫你擦擦。”

  辜永奇不置可否的坐下,由著她細心的為他擦汗。

  “白小姐,你這樣可是會把永哥寵壞的。”驍俊羨慕不已的說。他也好想要一個女朋友,如果能像她這樣就最好了,既大方又帶得出去,從不會小家子氣使性子,真是太完美了。

  白芙沖著驍俊一笑,揚聲道:“古嫂,你弄些冰飲料出來好嗎?他們都熱壞了。”

  “我去吧!”奏兒站了起來,此情此景,令她想離開去透透氣。

  “不不不,奏兒,你坐下,讓古嫂去弄。”白芙笑盈盈的拉住她,“我有件事想告訴你。”

  奏兒好脾氣的又坐了下來,“什么事?”

  白芙微笑,眼珠亮晶晶的,“學校要舉辦夜游蘇伊士運河的活動,爸爸想請你一起參加。”

  “白教授邀請我?”奏兒也笑了,她點點頭,“我可以參加,沒有問題。”

  “太好了!”白芙有著不尋常的興奮。

  辜永奇挑挑眉,他捏捏白芙的鼻尖,“小丫頭,奏兒答應參加,值得你這么高興嗎?”

  “這你就不懂啦!”白芙笑嘻嘻的住他懷里靠,玩著他修長的十指,“我打算介紹個人給奏兒認識。”

  驍俊瞪大眼睛,“哇,白小芙,你太不公平了,當紅娘也從我這里充當起嘛,什么時候也介紹個女孩子給我吧?”

  率永奇皺起了眉毛,“你要介紹人給奏兒?”

  白芙唇邊閃過一個更深的微笑,“放心,是個很好、很棒、很杰出的人,絕對配得上奏兒。”

  奏兒沉默不語的喚著古嫂送上來的冰飲。

  辜永奇一哼,“我想不出開羅有這種人才!”

  白芙帶笑的眸子往奏兒身上一轉,如數家珍的說:“他不是埃及人,他在香港出生、紐約長大,非常有才氣,也是很自負的一個人,他挑女孩子,眼光可是很高哦!”

  “這么好?”辜永奇又是淡漠的輕哼。

  他腦中突然閃過莫東署問他的話。要是奏兒被別的男人追走,他是不是就高興了?

  現在他可以回答了,他不高興,非常非常不高興,這種感覺悶悶的,像是專屬他的心愛之物快遠離他了。

  “爸爸也認識他,他是爸爸的學生,保證品質絕對優秀。”白芙仍然興匆匆的繼續講著。辜永奇皺著眉頭,“小芙,你別那么一相情愿了,不問問奏兒的意思嗎?”

  “對喲,我都忘了!”白芙不好意思的笑笑,隨即熱切的看著奏兒問道:“別嫌我雞婆,奏兒,你想認識這個人嗎?”

  奏兒沉靜的說:“多交個朋友罷了,我想是無妨的。”

  她知道辜永奇對她交男朋友這件事一定樂觀其成,因為過去他也曾當面要她去交個男朋友。

  白芙大樂,“我就知道你不會拒絕,太好了,我回去馬上就安排。”

  辜永奇忍不住把眼光投向奏兒。他實在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她真的想認識小芙介紹的那個男人嗎?抑或,她不得不要認識,因為他們的存在已經將她逼得快喘不過氣來?

  “永,陪我去散散步好嗎?今天好問。”白芙撒嬌的要求著。

  “不去。”辜永奇板起臉孔,硬聲道,“太累了,讓驍俊送你回去。”

  他在和他自己生悶氣,氣奏兒答應得那么爽快,也氣自己還那么在乎她的感覺,他該支持她去交男朋友的不是嗎?

  看到辜永奇一副不想多談的模樣,白芙體貼的站起來,“好吧,既然你累了,那就麻煩驍俊送我回去了,明天記得到學校來接我喲!”

  白芙與驍俊走后,奏兒也很快的擱下杯子起身,她不想單獨與永奇待在同一個空間里,覺得那會很容易使她意亂情迷。

  “晚安,五哥,我回房,  早點休息。”丟下這些話,奏兒匆忙忙的上樓去了。

  “等等……”他要留住她的腳步已經來不及了,他不知道她是沒聽到還是存心要避開他。

  他擰著眉宇,拳頭深陷在沙發里。

  連結地中海和紅海的蘇伊士運河今晚分外熱鬧,來自開羅大學的五十名學生將運河點綴得熱鬧萬分。

  “奏兒,這位是連國泰先生,我爸爸的學生,也算是我的學長。阿泰,這位是奏兒,康奏兒小姐,她可是我們開羅最有名的南丁格爾哦,你能認識她呀,是你的榮幸!”

  白芙很稱職的為兩人介紹,她喜孜孜的輪流看著連國泰,又看看奏兒,不禁喜上眉梢。

  光從阿泰剛剛那一臉驚艷的目光她就知道,他對奏兒一定有意思,她有預感,她可以撮合這段姻緣,搞不好他們兩對還可以一道舉行婚禮哩,多美妙!

  辜永奇冷漠的看著那個連國泰。很粗獷,也很有野性,滿臉的落腮胡,他不相信奏兒會喜歡這一型的男人。

  “連先生,幸會。”奏兒禮貌的微笑,額首致意。

  “叫我阿泰就行了。”連國泰直爽的微笑,“我也叫你的名字好嗎?奏兒,很美的名字,嗯,我想想……好像有種音符在跳躍的感覺。”

  辜永奇撇撇唇。

  油腔滑調!這種嘴花花的男人最不可靠了,第一次見面就灌女人米湯,肯定不是什么好男人!

  “你呢?阿泰,怎么會想到埃及來?”奏兒微微一笑,閑話家常的問。

  辜永奇眉一挑。奏兒還真的直呼其名……

  “我準備以埃及文化為背景寫一部小說。”連國泰雙目炯然發亮的道,“我對埃及文化很有興趣,白教授也很支持我這個想法,在這里多住些時日,寫出一部小說來,應該不是難事。”

  “原來連先生是小說家。”辜永奇明顯的嘲弄。

  “何止哩!”白芙完全沒察覺到辜永奇的情緒,興奮的說,“阿泰他在香港的報章雜志發表過很多文章,篇篇犀利、精采,他可是有很多崇拜者的喲!”

  “小芙,你這么說,我實在不敢當,我那些小芙眉小眼的文章根本比不上奏兒為這塊土地所做的。”連國泰眼光的焦點始終在奏兒身上。他喜歡這個安靜恬美的女孩,如果這來到埃及還能抱得美人歸,那也不枉此行。

  “我沒做過什么。”奏兒笑著搖頭。

  白芙欣賞的看著她,崇拜的嘆息道:“阿泰,你知道嗎?奏兒就是這樣謙虛,永遠都不居功,所以大家都那么喜歡她!”

  連國泰對著白芙講話,但眼光卻是看著奏兒,他認真、清楚的說:“連我都忍不住喜歡她了。”

  該死!這表白也未免太露骨了!辜永奇重咳一聲。

  “怎么了?太冷了嗎?”白芙關切的靠過去,她摸摸他額頭,又握握他雙手,“你傷口還沒有痊愈,不要受涼了才好。”

  “我沒事。”他蹙眉躲開她溫柔的手。

  白芙又靠討去.“我看看嘛!醫生交代過,你不能生病,我看我們還是回去好了。”

  “說了我沒事!”辜永奇又躲開。

  爭執間,游艇突然失去平衡,艇身晃了兩下,坐在尾端的奏兒一個措手不及,在瞬間跌落到運河里。

  “老天!”白芙驚恐的捂住嘴唇。

  “奏兒!”辜永奇大喊,反射性的站起來想跳下去救她。奏兒是他的命,他不能讓奏兒有事,不能!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