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8頁     簡瓔
  “永,不行,你不能去!”白芙拉住他,“你的傷口不能感染,很危險的,你不要去!”

  “放手!我要去救奏兒!”他一把推開白芙,氣急敗壞的吼。

  “我去!”連國泰二話不說,就脫掉上衣跳進運河里。

  白芙松了口氣,“瞧!阿泰去了,你不必去了,放心,他水性很好,一定會讓奏兒平安無事的。”

  “你懂什么?”辜永奇對她吼。

  白芙嚇呆了,永從來沒有對她這么兇過,“你別生氣嘛,我…  我只是說奏兒不會有事……”

  “奏兒有事,我唯你是問!”他臉上布滿了陰郁,眼神焦慮的望向河面。

  白芙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委屈的咬緊下唇。她不明白,自己又不是故意的,為什么永要對她這么兇,難道在他心目中,她比不上奏兒重要嗎?

  沒多久,連國泰抱著奏兒上來了,他們兩個都濕透了。

  辜永奇迅速的迎上前,小心翼翼的扶著奏兒坐下,“奏兒,你怎么樣?”

  他撥開她的發絲,見她姣美的臉孔蒼白一片,衣服也都濕透了,那絕美的恫體令他一時心蕩神馳。

  “奏兒!”辜永奇又焦急又心疼的喊她。

  終于,奏兒緩緩睜開眼睛,虛弱的扯扯嘴角,“我……我沒事……別急…·”

  他低頭端詳她美麗的五官,“有沒有哪里不舒服?我立即送你去醫院!”

  她搖搖頭,“我回家休息就可以了。”其實她只是吃了幾口水,應該沒有大礙。

  “謝天謝地!”白芙破涕為笑。奏兒沒事,永不會再生她的氣了吧?

  連國泰也靠過去,笑盈盈半開玩笑的道:“奏兒,如果這是在古代,我舍命相救,你可是要以身相許的哦。”

  辜永奇瞪了連國泰一眼,他不喜歡這個家伙,投機分子!

  “謝謝你救我,改天請你吃飯。’奏兒也微微一笑。

  “我一定賞臉!”連國泰用侵略性的目光盯著她。太美了,看來他在埃及已經找到比寫出一部小說更重要的事了,他要追求康奏兒!

  辜永奇僵直著身子,他知道連國泰的想法,奏兒那么美好,只要是男人,沒人會錯過她的。

  是他太執拗,他就是那個唯一僅有會錯過奏兒的男人。

  “永,別生我氣了好嗎?”白芙嬌嬌柔柔的依過去,輕言軟語的道,“都是我不好,我保證不再邀你們來參加這種無聊的活動了。”

  “對不起,剛剛我太心急了,口氣重了點,你別放在心上。”看著她真心一片,辜永奇恨自己對她無法坦誠。

  “我怎么會放在心上呢!”白芙又快樂了起來。只要永別不理她,她就夠開心的了。

  “夜深了,回去吧。”辜永奇把薄外衣脫下來蓋在奏兒身上,眸光深思起來。

  他的生活有了小芙,而奏兒呢,她的生活會不會也加入一個連國泰?

  第四章

  昨晚落水,一早奏兒還是如常的起床,她今天答應到醫院去幫忙,縱然有點咳嗽現象,她還是決定要去。

  “怎么不多睡會?”辜永奇跟著下樓,整晚沒睡的他也起了個大早。

  “你呢?”她揚起眉。

  辜永奇在餐桌旁坐了下來,“回公司開會。”在尼羅河畔擁有無數商業中心的他,每月至少固定到公司開會一次。

  奏兒在電動咖啡壺放下濾網,翩然旋微笑問:“喝咖啡嗎?咳咳…··”

  他看著她,“你在咳嗽?”

  昨晚他根本睡不著,一想到連國泰那侵略性極強的家伙,他的心里就不舒服,不知道連國泰會對奏兒采取什么追求行動。

  她笑了笑,放進咖啡粉,“我知道,沒啥大礙,我自己會弄藥吃。”

  辜永奇哼了哼,“昨晚那個連國泰不錯。”

  他在口是心非,他根本覺得連國泰沒有資追求奏兒,他真希望昨晚沒有發生那件“英雄救美”的事,至少能讓連國泰沒有理由來纏她。

  “他是不錯。”奏兒微笑同意。

  她知道他不會在乎的,就算她面前出現條件再好的追求者,他也不會有什么感覺,或者,他希望她快點嫁掉,畢竟她的存在總是提醒著他那段陰郁的童年,她真該讓自己從他眼前消失才對。

  辜永奇眼里掠過一抹深思,“你也這么覺得?”

  難道奏兒對連國泰真有好感?就算有好感也不奇怪,這么多等來,她一直是自己一個人,或許她渴望有雙臂膀可以讓她倚靠已經很久了,他有什么資格阻擋她的幸福?

  “你覺得他不好嗎?”她談談反問。

  “沒有,他很好,很適合作。”他僵硬的回答。連國泰的出現會成為他們劃清界限的分水嶺嗎?

  想到這里,辜水奇急促的站起身,丟下根本還沒用的餐巾紙;煩躁的說:“我先走了。”

  他發覺自己不能跟奏兒再獨處下去,否則他一定會忍不住要她別投進連國泰的懷抱。

  “你的咖啡……”奏兒錯愕的看著他匆促的身影。

  算了!她笑著搖搖頭。大概是趕著要去接小芙吧!她知道在他的心目中,小芙的事都是重要的。

  她記得有一次,小芙在街上扭傷腳,哭著打電話到公司找他,他為了小芙丟下幾千萬的生意,會也不開了,一心只想立即插翅飛到小芙身邊照顧她。

  兩相情摯,他們的世界沒人走得過去,她不能一直在他們的世界外晃蕩,或者她真的該試著接受別人了。

  連國泰精神奕奕的將車停在辜宅外,他是個極富行動力的人,認為凡事快、準、狠是要點,他喜歡奏兒,因此一早就跟白芙要了地址跑來。

  有白芙給他的通行磁卡,連國素很順利的進入了宅鄰內。

  入內后,整座大宅的花園令他眼前一亮。這里不是沙漠地帶嗎?怎么還可以生長出如此繁多的花種來?

  他繼續往內走,一座玻璃花房吸引了他的目光,因玻璃花房里正彎身在忙著的纖纖人影是他掛記了一夜的奏兒。

  連國泰微微一笑,率性的推門而人。

  專注拔來草藥的奏兒被門響嚇了一跳,回頭看見不清自來的他,更是一驚。

  “晦,奏兒,早。”他笑盈盈朝她走近,覺得一身鵝黃色洋裝的她,宛如嬌嫩花苞般楚楚動人。

  奏兒鎮定下來,也如常的露出一抹談笑,“早。”

  他怎么會進來的?難道是辜永奇讓他進來的?

  “你在做什么?好像很有趣。“連國泰在她面前停下腳步,雙目不離的盯著她看。

  她笑了笑,“我待會要去醫院幫忙,這些都是草藥,可以治病,但很溫和,不傷身。”

  這些藥草是褚全真特別為她研究出來的,適合栽植在沙漠地帶,平時只要少少的水分就可以維持生命。

  “你真是個聰明有智慧的好女孩,我要好好把握才對。”他笑得很滿意,“你喜歡紐約嗎?那個大城市比這里有趣多了,我在紐約有一間公寓,市價很高,晚上可以清楚的看見紐約市的車水馬龍。”

  奏兒不為所動,沉靜的道:“我喜歡埃及,這塊土地我很熟悉,也不想離開。”

  她知道她不會喜歡連國泰,因為他根本不會認同這里。

  連國泰不以為意的咧嘴一笑,“你不想離開,沒關系,我可以留下來。”

  她的眉心微微蹙起。他大概從來不知道什么是拒絕吧?她并不喜歡太咄咄逼人的人。

  連國泰又泰若自然的向前一步,“對了,你昨天說要請我吃飯,選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如何?”

  她想了想,遂道:“好。”反正人情總是要還的,與其拖,不如干脆點。

  連國泰突然伸手,迅雷不及掩耳的牽起她的手,“那我們走吧!”

  “你做什么?”奏兒嚇一跳,隨即甩開他的手,沒想到他又糾纏著上來,將她逼退到角落里。

  他玩味的一笑,“我知道你已經接受我了,我很高興你這么決定,我們是現代人,不需要拐彎抹角。”

  說著,他欺身向前,作勢要吻她。

  “你別亂來……”她急得臉都漲紅了,正要開口制止他這無禮的行徑,一陣混亂的腳步聲雜沓而來,毫無預警之下,辜永奇、白芙、海達出現了。

  海達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奏兒小姐,你們、你們··,…”

  白芙興奮的露出了然笑意。她就知道他們會來電,她沒介紹錯,只是沒想到他們進展得如此迅速,昨天才認識,今天居然就要熱吻了。

  “瞧,我們來得真的太不是時候了!”白芙俏皮的對辜永奇使眼色。

  辜永奇五味雜陳的看著奏兒與連國泰狀似親密的姿態。他沒想到自己會看到這副畫面,真的完全沒有想到。

  奏兒連忙推開連國泰,她匆匆對他們三人走過去,“有什么事馬?五哥,你怎么突然回來了?”

  “回來打擾到你們了。”辜永奇冷冷的看著她臉上潮紅未退。

  奏兒的心一緊。他誤會了,誤會她與阿泰了。但她沒有解釋,只簡單的問:“究竟什么事。”

  海達連忙向前一步,緊張無比的道:“奏兒小姐,拉佩要生了,可是醫院的女醫生都不在,而且拉佩也堅持不上醫院,我實在不知道該拿她怎么辦才好。”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