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作家列表 > 簡瓔 > 等你再愛我 >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

第9頁     簡瓔
  “拉佩要生了?恭喜你,海達,要當爸爸了。”奏兒微微一笑,“我跟你一起去。”

  一個新生命即將誕生,這喜悅令她暫時忘了連國泰帶給她的不悅,她衷心的替拉佩禱告起來,希望拉佩平安順產。

  “吸氣——用力——”奏兒冷靜的幫助拉佩在呼吸與力道間取得平衡。

  當嬰兒呱呱墜地的那一剎那,她與海達都高興得哭了。

  “我當爸爸了!奏兒小姐,我當爸爸了!”海達溫柔的親吻了拉佩的額際一下,感性的道:“辛苦你了,老婆!”

  拉佩欣慰的看著剛出生的兒子,激動的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被延續,覺得這種感覺太神奇了。

  奏兒與海達將房間讓給拉佩好好休息,外頭,海達的母親已經做了一桌家常菜肴準備招待他們了。

  “海達,當了爸爸,以后可要穩重點了。”辜永奇笑道。平時海達總是很沖動,有時還會為了科普特人對辜永奇研究所的挑釁而憤怒不已。

  海達開心的直笑,連連點頭,“當然、當然!為了拉佩和兒子,我不會再那么沖動了。”

  “讓我想想要送什么禮物給小寶寶好呢?”白芙看著辜永奇,“永,我們要送什么東西給寶寶?”

  “不必了啦,白小姐。”海達擴大了笑容,“奏兒小姐,我想請你當孩子的干媽,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奏兒微微一笑,“我當然愿意。”當那孩子從她手中接生下來時,她已經對他產生感情了,當孩子的干媽,她是樂意之至。

  海達咧開嘴笑道:“永哥,那你當孩子的干爸好嗎?一個干爸、一個干媽,這孩子的福氣真好啊!”

  白芙翹起紅唇,不依的對海達嚷,“哦,海達,你不公平,我也要當孩子的干媽!”

  海達一愣,“你也要?”

  “對呀!”白芙理所當然的說,“我和永是未婚夫妻,他是孩子的干爸,我不當干媽豈不是太奇怪了?”

  海達爬爬頭皮,“那、那……”

  一個干爸,兩個干媽,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連國泰忽而插話道:“海達小老弟,這樣吧,如果不嫌棄的話,我也來當孩子的干爸。”

  “你也要當干爸?”海達瞪大了眼睛。這是怎么回事,連一個素昧平生的人也搶著來當他孩子的干爸,他實在感到受寵若驚。

  “這個主意大好了!”白芙眉開眼笑,“我和永是孩子的干爸干媽,奏兒和阿泰也是孩子的干爸干媽,真妙!”

  “好……好吧,那就這么決定好了。”海達也只有答應!人家這么熱烈的想當他孩子的干爸媽,他當然不好拒絕。

  辜永奇看了白芙一眼。他不覺得這主意有什么妙的,尤其一想到在玻璃花房的那一幕,連國泰幾乎要吻上奏兒的唇,他就恍若芒刺在背。

  今天是白朔棟的生日,他一些在學術上有所成就的學生都是座上賓,辜永奇當然也是理應出席的賓客之一。

  餐畢,客人都走光了,只剩白朔棟、辜永奇與白芙三人,傭人沏壺茶來,讓他們圍桌閑話家常。

  白芙一邊幫兩人倒茶,一邊笑盈盈的說:“今天阿泰沒來,說是要去每一座金字塔看看,搞不好他偷偷去找奏兒了,他呀,對奏兒真是著迷了!”

  白朔棟也笑道:“奏兒那么好,阿泰喜歡她也不奇怪,看來,眼光向來高高在上的他,可能會認真的追求奏兒哦。”

  辜永奇挑了挑眉,“奏兒不見得會喜歡那個連國泰。”

  “永,你好像對阿泰沒什么好感?”白芙笑嘻嘻的看他,“難道你有戀妹情結?舍不得將奏兒嫁出去?”

  “別胡說!”他有些惱怒。

  “開玩笑的嘛!”白芙吐吐舌頭,隨即認真的說:“我知道你疼奏兒,放心吧,如果奏兒嫁給阿泰,她會很幸福的。”

  “是呀,永,阿泰人品不錯,也很有才氣。”白朔棟暖了口茶,“經過一段失敗的婚姻,我想他會很珍惜下一段姻緣的。”

  “失敗的婚姻?”辜永奇倏地臉色一變,“連國泰結過婚?”

  白芙泛著明眸,“別緊張,他離婚了,保證目前是單身,有個女兒,不過不是跟他,孩子歸他前妻。”

  辜永奇屏氣凝神,“為什么之前沒有告訴我?”他的聲音已掩不住質詢的意味c

  白芙一臉莫名其妙,“這不重要吧?離過婚也沒什么大不了的,離婚不是罪過,現在離婚的人多得是……”

  “我不管別人!”辜永奇截斷她的話,“你把一個來路不明的人介紹給奏兒,實在太草率了!”

  “爸爸!”白芙求救的轉向白朔棟。最近永是怎么回事?動不動就發她的脾氣,難道她真的不應該讓阿泰與奏兒認識嗎?其實阿泰也不是很差呀,他為什么發這么大火?

  “永,別怪小芙了,她也是無心之過。”白朔棟以長者穩重口吻緩緩的道。“況且男女相聚要講求緣分,如果他們沒有緣分,就算旁人怎么牽紅線也沒用,如果他們有緣分,就算阿泰離過兩次婚,奏兒也不會嫌棄他。”

  白芙殷切的看著辜永奇,連忙跟著附和,“是呀!永,爸爸說得很有道理,你別激動,你……”

  辜永奇挑起一道剛厲的眉,“別說了。”

  他不想聽小芙多解釋些什么,雖然他與奏兒是不可能了,但他不愿她受到傷害。

  “永……”白芙看著他,急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抱歉,白教授,我先走了!”不等她說完,他立即拿起車鑰匙走人。

  辜永奇開著車往奏兒回家必經之路一路梭巡她的芳蹤,禮拜四她會去參加濟貧活動,通常會在下午六點之前回到家。

  他不關心她,他卻對她的行蹤了若指掌,只是假裝對她漫不經心,事實上他根本無法忽略她。

  為什么他會對連國泰離過婚的事反應這么大?如果連國泰配不上奏兒,那么誰配得上?他辜永奇嗎?

  不!他比連國泰更加沒有資格擁有奏兒,他無法對她敞開心扉,又怎么可以妄想自己能去深愛她、給她幸福?

  不管如何,此刻他卻異常的想見到奏兒,想告訴她有關連國泰的事,他不要她受傷害。

  車身愈往荒涼的地方行駛,夕陽就跟著逐漸隱沒,當辜永奇終于看到奏兒的身影時,卻目睹她被巨石絆了一跤。

  他急忙下車去將她扶起來,瞬間責備的皺起眉宇,“怎么這么不小心,連走路都會跌倒,你究竟在想什么?”

  “五哥?”奏兒拍拍膝蓋上的灰塵,很意外,“你怎么會在這里?今天不是白教授生日嗎?”

  白教授也邀請了她,可是她實在不想見到那個對她窮追猛打的阿泰,才借口有事缺席了。“吃飽了。”辜永奇簡單的回答她,看到她一直無法直立起來,不禁發出疑問:“怎么回事,站不起來嗎?”

  她搖頭,苦笑,“可能扭傷了。”

  他真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佩服她的勇敢,“我抱你上車。”

  辜永奇彎身抱起她,發覺她的體重不在他預料之中時,他不怎么悅然的瞪著她,“你到底幾公斤?簡直像羽毛一樣輕!”

  距離他上次抱她已經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那時她還是個小女孩,現在她已經二十五歲了,早脫離少女的行列,可是她的纖細,依然沒變。

  奏兒微笑起來,“辜教授,你不會連別人體重也要干涉吧?”

  他眉毛一聳,情緒又惡劣了,“我是沒資格干涉你,那個連國泰呢,他有沒有資格?”

  “連國泰?”她玩味著這個名字,“怎么突然扯到?”

  怎么了?今天他的情緒不對,似乎是什么人得罪他了,火藥味沖得幾里外都聞得到。

  辜永奇將她抱進駕駛座旁,替她系好安全帶才回到駕駛座上,然后他看著她,直截了當的說:“剛剛在白教授家時,我才知道,原來連國泰離過一次婚。”

  奏兒目光澄亮,“跟我有關系嗎?”莫非他是特別來告訴她這件事的?

  他粗聲問:“你不是正在跟他‘交往’?”他的口氣有點醋味。

  她沉默了幾秒,輕聲道:“我從來沒那么說過,我沒打算跟任何人發展什么長遠的關系,一切順其自然。”

  “可是那天在花房,你們很親密。”該死!他還真的無法釋懷  那個畫面,無法接受她在連國泰懷中的事實。

  奏兒微微悸動。他關心她嗎?

  她低聲道:“那天,是他想對我無禮。”

  瞪著她,辜永奇摹然捶了下方向盤,激動的道:“該死!我就知道他不是好人!”

  那家伙不配待在這里,不管白教授與小芙的看法如何,他會要連國泰遠遠的滾出埃及!

  奏兒困擾的看著他,“五哥——”

  “聽著,奏兒,他配不上你!”他忽然捉住她的手,力道之大,把她都弄痛了,“如果你需要男朋友,我可以幫你介紹,起碼我介紹的人會很正派,你會清楚知道他的來歷。”

  她微微揚起睫毛。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